第979章 杯酒释情怀

夏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万博maxbextx官网注册最新OPPO折叠手机网 www.eichptc.com,最快更新一代天师最新章节!

    第979章 杯酒释情怀

    太平观外,查文斌把掌门大印交给了河图。

    超子道:“查爷,你这是?”

    查文斌看着那副对联道:“太平观下空太平,人间道上有人间。河图,这枚大印不是给你的,而是留给这座道观的。”

    “师父,那你呢?”

    查文斌又把七星剑交给了叶秋道:“帮我把它挂在太平观的牌匾后面。”

    “师父……”

    查文斌道:“太平观可以有下去,我希望它能够成为一座承载着道教文化的祠堂,同时也传承着中国五千年来,最古老的宗教精神,那就是尊重天地,尊重自然。这件事,就拜托你来做了。河图,记住,太平观可以讲道,但绝不能商业化,也绝不可以给人算命,看风水,做法事。”

    “弟子紧记教诲!那师父你呢?”

    “我答应你师娘,回去陪她好好的过完余生,我之所以把这些东西都交给你来保管。道无尽途,未来能走多远就看你自己了,但千万不要沉迷于术,而要精于道。我真的希望太平观在你的手里可以成为一座真正传播中国道家优秀精华思想的道观。”

    五里铺,两张桌子全部坐的满满当当,和往常那种场景不同,今天坐在桌上的全是女同志。风起云,九儿,素素,冷怡然,斗丫头,这些许久不见的姐妹们开心的握着彼此的手,讨论着女人们才懂的那些话。她们原也都是素不相识,却都因为一个男人成为了姐妹,更重要的是,这些女人对于那个男人都是打心底的钦佩。

    而在另一头的厨房里,胖子正在烧火,叶秋正在切菜,打下手的则是大山和卓雄,超子则负责采购。为什么要这么安排呢?胖子当初就因为烧了人家的房子所以逃出来结识的查文斌,而比刀功,全天下不会有人比叶秋更快更好。

    掌勺的大厨则是查文斌!

    是的,查文斌会做菜,他是被马肃风那个老酒鬼师父养大的。这个马肃风除了热爱喝酒之外的另一个爱好就是美食,他搜罗了很多古代菜谱。喝醉了,他就随便抽一本当做经书丢给查文斌,所以他小时候可没少看那些东西。等再大一点,就是他做饭给师父吃,一直持续到成家。只不过,再后来,他遇到的女人都太宠他了,以至于他和那灶神爷已经太久没打过照面了。

    灶台前,查文斌系着围裙,一把铁铲在锅里飞速的翻炒着。烟气,油气,香气,人间气,它们弥漫着整个小院。

    这是久违的欢乐,也是重新开始的号角。是的,他们都已不再是当年的那个青春少年,他们都在为这一天的到来付出了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华年。他们因为“道”而相遇,因为“道”而相识,因为“道”而相知,又因为“道”而相连。

    杯中酒,释情怀。在这个网络那头都分不清是人是狗的浮躁年代里,哪里还能寻得如此真诚和纯洁的情谊?而这一坛子酒,是查文斌从院子后面挖出来的,也是当年马肃风亲手埋下去的。师父曾说:如果有一天,你能品出这酒中的故事了,那你就打开它。

    而这一等,就是数十年。查文斌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男人到了中年以后就开始喜欢喝酒,尤其是那些在年轻时自己认为特别难喝的高度白酒。其实在这个时候,喝的并不是酒,而是酒里承载着的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

    喝最酣畅的酒,说最痛快的话,唱最豪迈的歌。他们这一代人有着属于他们这一代人的回忆,历数着一件件的往事,回味着那些不会再回来的曾经。那些人,那些事,他们中有很多已经离去,也有很多,或许依旧还在某个角落里不为人知。

    生活依旧还会继续,褪去了道袍的查文斌如他所言,已经不再需要那些属于道士的标记。因为他本身就已是“道”的化身,如今,他只想过好人生中最后的一段时光。

    院子里,东倒西歪的,横七竖八的躺着,有的人还拿着酒瓶子说胡话,有的人则早已醉得不省人事。他们醉了,可在小院的二楼,还有两个人在继续推着手中的酒杯。这两个人席地而坐,他们保持着同样的举杯频率,同样的喝酒姿势,更为奇特的是,他们就连长得都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因为确定二人中间没有镜子,还以为是在自己跟镜子中的那个人在对着喝呢。

    “最后一杯了!”他道:“都说酒逢知己千杯少,但喝完这一杯,我就该走了。”

    “去哪?”查文斌道:“是去昆仑山,还是巴蜀那个腹地。”

    “都不是。”他摇着头道:“如果我不走,你能安得下心嘛?”

    查文斌如实道:“安不下!但我也知道,无论你走不走,你都会在那儿。这个世界需要有道,也需要有魔。若魔没了,道存在的意义也就没了。”

    “这一次是你赢了!”他叹了一口气道:“哎,不过也多亏了你,才让我躲过了这一劫。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真的会变成了彼此的对立面。”

    “这还要感谢那座望楼,”查文斌道:“两个不同的平行世界,不仅破了我的天煞孤星,也破了你的三千大劫。只不过,从今以后,我们俩就只能是用是这一个身体了。”

    “本来也就是同一个身体。”他道:“你的这个,不也是我的嘛!只不过把那些多出来的都还给老天爷了。但,这个身体只能你用,我用,它不听使唤。所以,还是算了吧,就不跟你抢了。”他转动着酒杯,顿了顿道:“但查文斌,你不要忘了,魔或许在某一天又会重新压过你的道,到那时,或许我就又反悔了。”

    “好,我不会忘记你的嘱托的,因为我相信道永远会压在邪的那一端上。但是,你会去哪,可以告诉我嘛?”

    “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我希望那是一个你们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因为我只要出现,对你而言就注定不会是好事的。”

    “好!既然这样,那就祝你从此以后不再烦恼,干!”

    “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