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偷偷

竹已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万博maxbextx官网注册最新OPPO折叠手机网 www.eichptc.com,最快更新偷偷藏不住最新章节!

    第七章 偷偷

    桑延忍了忍,猛地关掉水龙头,转身把手上残留的水弄到桑稚的脸上:“我给你两个选项。回去继续看你的白痴动画片,或者是留在这给我打一顿。”

    “你干嘛生气。”桑稚抹掉脸上的水,皱眉,“被骂的是我,又不是你。”

    桑延把内胆放进电饭煲里,眼也不抬:“门在那。”

    桑稚没动,很严肃地说:“反正你不要跟别人说,我跟你长得像。”

    他撇头嗤笑:“谁稀罕。”

    说完,桑延用力掐了掐她的脸,把她手里那碗草莓抢到手里,走出厨房。

    桑稚下意识揉了揉脸。注意到手里空了,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不敢相信地问:“你怎么抢我东西?”

    “怎么就你的了?”桑延拿起一颗,咬了口,“你挣钱买的?”

    桑稚伸手去够:“我从冰箱里拿出来的。”

    桑延轻松把手举高:“那也是冰箱的。”

    她费劲地踮起脚,一蹦一跳的:“但我拿出来了就是我的。”

    “按你这个道理,现在我拿到了,就是我的了。”

    “……”

    两人僵持了好一会儿。

    桑延正打算吃掉第五个草莓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瞅了桑稚一眼,不动声色地把拿着草莓的手降低了些,腾出另一只手去翻手机。

    趁着这个空隙,桑稚连忙跳起来,把碗抢了回来。

    桑延低哼一声,接起电话:“干嘛。”

    那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

    “我回家了啊,宿舍不是查到违规电器停电一天吗?回家避难。”说到这,他停顿了下,意味深长道,“还别说,我还挺后悔。”

    桑稚回到电视前看动画片,不想理他。

    桑延闲闲道:“没事儿,倒霉踩到屎了。”

    拿着遥控,桑稚调高了电视的音量。

    桑延完全不受影响,懒洋洋地跟电话那头的人说话:“钱飞也回家了吧。你问问段嘉许,他不回去。不过他不一定在学校。”

    听到那许久没听过的名字,桑稚的目光下意识看过去。她用手指抠了抠遥控器,很担心被发现蛛丝马迹,又飞快地低下头。

    沉默着把音量调小了些。

    有一种很怪异的紧张浮上心头。觉得胸口有些闷,脑袋有些空白,也觉得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她的注意力不受控地放在桑延的身上。

    “你都忘带钥匙几次了?”桑延落井下石道,“阿姨肯定不会给你,不过你想去讨骂也可以。”

    之后也没再提及段嘉许。

    想着刚刚桑延的话,桑稚突然有种不好的联想。

    ——端午没回家,不一定在学校。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估计有女朋友了。

    不过这个年龄也该有了吧。

    去见个老师都能弄得像联谊一样,肯定有了。

    反正也不关她的事情。

    有就有。

    也不是多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越想,桑稚越觉得心里堵得慌,突然把手里的塑料碗扔到桌上。

    发出啪的一声响。

    坐在餐椅上的桑延恰好挂了电话。注意到她莫名撒起了火,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问道:“看个动画片都能那么愤慨?”

    桑稚把电视关掉。

    桑延叹息道:“喜羊羊又被灰太狼抓走了吗?”

    桑稚终于反驳:“我看的不是那个。”

    桑延也不感兴趣,把最后一口水灌下,提醒道:“如果你还要看,电视给我关小声点,我要去睡个觉。”

    “哥哥。”桑稚忽地喊他。

    “?”

    桑稚抓了抓脑袋,迟疑着冒出了一句:“你们宿舍是不是就只有你没有女朋友。”

    “……”桑延盯着她看了两秒,突然笑了,“小鬼,你最近怎么这么关心我的事情?”

    桑稚有些心虚了:“我就问问。”

    “爸妈让你问的?”

    “我这不是关心你吗?”桑稚嘀咕着,“我听妈妈说,最近陈奶奶想给她小女儿相个亲。如果你没有的话,不就刚好能去一趟。”

    “……”桑延顿了下,“陈奶奶的小女儿?”

    “对啊。”

    “那个不是四十了?”

    桑稚眨了下眼:“这怎么了,你这条件也不能那么挑吧。”

    “……”桑延想骂脏话。

    又怕这小鬼学上了,以后用来对付他。

    “不用你关心。”桑延窝火地走过去,用空瓶子敲了敲她的脑袋,“你知道我舍友为什么都没对象不?”

    桑稚没吭声。

    “因为他们都在排着队泡我。”桑延说,“我因为避难才回家的,懂不?”

    桑稚看着他,这次没跟他争,默默地点头。

    她看着桑延不爽地把瓶子扔进垃圾桶里,起身往房间的方向走,很快又回了头,补充道:“因为老子是直的。”

    桑稚又点点头。

    可其他的话,她都没再听进去。

    只清晰地,听清了在那之前的四个字。

    ——都没对象。

    ——

    晚饭时间,桑延吃着饭,突然提起个事情:“对了,爸。我考完试要搬校区了,搬回主校区,你到时候把车借我一下?”

    桑荣点头:“东西多不?要不要找搬家公司?”

    桑延:“不用,我就是懒得挤校车。”

    黎萍问:“主校区?那不就是在只只学校附近吗?”

    桑延嗯了一声。

    桑荣:“那你有空的时候还能去接你妹放学。”

    “……”桑延嘴角抽了一下,“我上个大学还得带孩子?”

    桑稚也不情愿:“我不用他接。”

    “最好是。”桑延轻嗤一声,又看向桑荣,说,“应该是下个月月初,你把丰田的那辆借给我,大一点。我顺带把我一个舍友的东西也一块弄过去。”

    桑荣:“别欺负你妹就什么都行。”

    桑稚跟着说:“别欺负我就什么都行。”

    “……”桑延忍了忍,“知道了。”

    想起他嘴里的“舍友”两字,桑稚心里有些期待,犹豫着问:“哥哥,你要帮你哪个舍友一起搬东西?”

    桑延眼皮也没动一下:“你问这个干什么。”

    桑稚面不改色道:“我想帮你一起搬。”

    “……”桑延吃饭的动作停住。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他开始怀疑自我,“你要帮我搬宿舍?”

    桑稚:“对啊。”

    桑延不知道她在打什么注意,提醒道:“你要上课。”

    “不是有周末吗?而且,我四点二十就放学了。”桑稚说,“我放学之后过去帮你也行呀,反正你应该也没那么早。”

    桑延:“就是那么巧,四点二十之前我一定搬完。”

    明摆的拒绝。

    桑稚侧头看他一眼,抿了抿唇,不说话了。

    桑荣突然发声:“你妹想帮帮你怎么了?又不是什么坏事,也不影响你。”

    桑延无奈:“不是,东西沉得要死,她怎么搬啊?我还得防着她磕着碰着,我都忙着收拾东西了,哪有那精力去管她。”

    桑荣:“那你就让你妹看着你收拾。”

    桑延:“……”

    他吐了口气,看向桑稚,缓缓道:“行,随便你。”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桑稚立刻高兴起来,圆眼弯成月牙儿,笑眯眯道:“好,我到时候会好好看着哥哥收拾的。”

    “……”

    ——

    其实就连桑稚自己,也是不太理解她这一系列的做法的。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试探着得知段嘉许是不是有女朋友的事情,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提出去帮桑延搬宿舍。

    很多迹象都在表明一件事情。

    可桑稚不太愿意承认。

    是单纯地在想念一个人。

    亦或者,是在情窦初开的年龄,不受控制地从内心深处滋生起了一种从未感受过,却又格外强烈的情绪。

    想让这样的情绪释放。

    却也只敢,偷偷摸摸地压在心底。

    藏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

    桑延搬宿舍的那天是周三。

    放学铃一响,桑稚立刻背上书包往外跑,连招呼也没打,惹得殷真如一头雾水。

    也许是因为搬校区,沿途的人流量比平时多了不少。

    桑稚知道南芜大学的主校区在那,回家的时候经常会路过。而且,因为旭日中学的面积太小,之前他们学校校运会都是在他们的操场上举办的。

    学校有什么文艺汇演,也都是借南芜大学的场地。

    所以旭日中学被人戏称是“南芜大学附属中学”。

    桑稚走到南芜大学的门口,停下,给桑延打了个电话。

    可桑延完全忘了她要过来帮忙的事情,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愣了下:“不是吧,你真要来?”

    桑稚无辜道:“我都到门口了。”

    “……”桑延说,“你是不是在正门。”

    “嗯。”

    “我现在没时间出去接你。你进来右转,然后一直直走,能看到个楼梯,上来就是了。九栋五层525。”桑延补充了句,“如果觉得不确定,你就问问路,问男生宿舍九栋在哪。听到没?”

    桑稚乖乖道:“听到了。”

    桑稚挂了电话,顺着桑延说的路线走。

    南芜大学有很多本地学生。

    今天也有不少人是让家里人过来帮忙的,所以一路上,桑稚能看到很多看上去已经不是大学生的人,还有跟她一样同样穿着初中校服的学生。

    走了十来分钟。

    桑稚看到了一条很宽的楼梯。下边的位置空敞,停了好几辆大巴,还有一排小汽车,留出了一条三米宽的道路。

    她往周围看了一圈,正想给桑延打个电话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不远处就停着桑荣的车。

    桑稚放下手机,走了过去。

    车上没人,但车尾箱却开着,不知是忘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里边只有一摞书,还有一只很丑的布偶。

    想着自己要上去,干脆把这两个一起搬上去好了。桑稚迟疑着拿起那个布偶,想放到那一摞书的最顶端,然后一起抱起来。比较方便拿。

    她的动作还没做完,手还没松开。

    身后突然有一片阴影笼罩下来,像是有人站到她的后面,挡住了她的光。

    桑稚下意识回头。

    映入眼中的是一件纯黑色的短袖。

    视线往上挪。

    划过男人的喉结,下颚,嘴唇,而后与他似笑非笑的眼眸对上。

    段嘉许垂下眼睫,目光在她手里的布偶上定格了几秒。而后,忽然弯下腰,与她平视。他扯起唇角,气息悠长地笑了声:“哪儿跑来的小偷?”

    距离靠的有点近。

    桑稚的表情僵硬起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随后,段嘉许指了指她的手,眉眼一挑:“怎么只偷哥哥的东西。”

    顿了几秒。

    他慢条斯理地问:“盯上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