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偷偷

竹已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万博maxbextx官网注册最新OPPO折叠手机网 www.eichptc.com,最快更新偷偷藏不住最新章节!

    第二十六章 偷偷

    这话说的桑稚没法反驳。

    她没敢看段嘉许, 一紧张, 反应就慢半拍。屏幕上的红帽子小人儿瞬间凌空掉下, 伴随着“game over”的一行字幕。

    安静的房间里, 回荡着游戏的背景音乐, 欢快又响亮。

    在此气氛下, 似乎又显得过于诡异。

    桑稚用余光能注意到, 段嘉许把视线收回,闲闲地把玩着手柄上的按钮,发出咔咔的响声, 节奏机械又平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桑稚瞬间意识到,她好像不该提这个事情。

    她不应该提的。

    桑稚的大脑空白,戳了块西瓜咬进嘴里。这个季度的西瓜并不甜, 有汁无味, 不太好吃。她慢慢咀嚼着,觉得有点难以下咽, 没多久便含糊地说:“我跟我哥哥也说过啊。”

    段嘉许的动作停了下来。

    “我朋友的哥哥就是交了个女朋友。”桑稚把叉子放回盘子里, 语气异常的平静, “然后她对我朋友一点都不好。所以哥哥, 你也别交女朋友了。”

    闻言,段嘉许又朝她看过去, 表情若有所思:“为什么对你朋友不好?”

    桑稚小声解释:“好像是觉得她哥哥对她太好了, 就不开心。”

    “这样吗。”

    “是啊。”桑稚在脑海里极力搜刮着理由, 干巴巴地解释着,“如果你交了女朋友, 那你不是也不能对我好了。”

    “小孩,你想怎么久远干什么。”段嘉许的眉目一松,淡淡道,“说不定几年没见哥哥,你就把哥哥忘得一干二净了。”

    桑稚没吭声。

    段嘉许把手柄放到桌上:“哥哥到时候找个温柔点的。”

    “……”

    “也对我们小桑稚好的。”段嘉许笑得温和,语气也漫不经心,“这样行不行?找多一个人对你好。”

    桑稚盯着桌上的西瓜,慢慢地点头:“行。”

    良久后,她压下喉间冒起的涩意,勉强地补了句:“那你到时候,得先给我看看。”

    ——

    桑延确实没出去多久,没到半小时就回来了。

    见状,桑稚也没再继续呆在这,找了个借口回了自己的房间。

    等桑稚出去之后,桑延把外套脱掉,随口问:“你几点的兼职?”

    “快了。”段嘉许说,“你干嘛去了?”

    “有个朋友在附近。”桑延躺到床上,盯着手机,眼皮也没抬一下,“吃饭不带钱,叫我过去给他送钱。”

    段嘉许嗯了声,开始收拾东西:“那我走了。”

    “嗯。”

    他站了起来,突然想起了刚刚的事情,又问:“桑延,我问你个事儿。”

    桑延:“问。”

    “你妹——”段嘉许的声音停了片刻,似是在思考。

    “我妹怎么了?”桑延的耐性不好,“问就问,磨蹭半天干嘛呢。”

    段嘉许这才把话说完:“你妹有没有跟你提过,让你别谈恋爱的话?”

    “啊?”没想到是这个问题,桑延顿了下,“有吧。”

    “……”

    “我高一的时候,我爸妈以为我早恋。”桑延回想了半天,挠着头说,“她当时好像七八岁的样子?知道了之后哭了一顿。”

    段嘉许又问:“现在呢。”

    “现在?”桑延冷笑,“她根本不觉得我能找到女朋友。”

    “……”

    “你没事问这个干什么。”

    “没事。”段嘉许回过神,笑道,“我就问问。”

    ——

    回房间没多久,桑稚就听到了段嘉许离开的动静。

    桑稚盯着天花板,猛地把窗帘关上,扯过一旁段嘉许送的玩偶抱在怀里,很快又扔开。她翻了个身,趴在床上,觉得心脏发空,动都不想动一下。

    像是有心悸那般的感觉,有些后悔,觉得随时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好像太冲动了。

    不应该仗着年龄小,就什么都不加掩饰。

    他是不是发现了。

    他会不会已经发现了。

    他发现了会怎样。

    是不是会觉得她很奇怪,才多大就开始想这样的事情,不能理解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思。

    是不是会教育她一顿,然后开始对她有了态度上的转变。

    或者,是不是会开始疏远她,然后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对她好。

    没有一个是好的结果。

    桑稚突然坐了起来,把手机从枕头底下抽出来,翻出段嘉许的电话,想再解释点什么,却又觉得自己似乎只会越描越黑。

    她看着手机渐渐黑了屏,鼻子忽然一酸。

    桑稚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只知道。

    这个秘密,好像是不能被发现的。

    ——

    隔天晚上十点。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段嘉许拿着钥匙开了宿舍的门,正想拿上换洗衣服去洗漱的时候,突然接到了桑延的电话。他把手机贴到耳边,往阳台的方向走。

    “喂。”

    听筒里传来桑延的声音:“段嘉许,你明天别过来了,改成后天吧。”

    “……”段嘉许的动作一顿,“怎么了?”

    沉默几秒,桑延啧了声,似乎觉得极为无语:“那小鬼早恋,说要去找她男朋友。现在被我爸妈教训着呢。”

    以为自己听错,段嘉许差点被呛到:“什么?”

    桑延重复了一遍:“早恋。”

    段嘉许想起之前见到的那个小男孩:“跟她的小同学啊?”

    “不是。”可能是觉得有些中二,桑延轻咳了一声,“我听了下,好像说是……网恋?”

    “……”

    桑延:“她说要去她男朋友的城市找他。”

    段嘉许挑了挑眉:“这可不行。”

    “废话,怎么可能让她去啊,这小鬼可太不懂事了。我爸妈都训她两小时了。”桑延说,“她明天估计没心思学习,你就后天再过来吧。”

    “行。”段嘉许没忍住笑出声,喉咙里发出浅浅的气息声,“也别对她太凶了,这年纪有这种想法挺正常。跟她讲讲道理,让她有点分寸就行了。”

    “……”

    “该懂的她会懂的。”

    ——

    桑稚觉得自己想了个绝世妙招。

    虽然代价是被她亲爹,她亲娘,加上她亲哥轮番训了一顿,但在被训的途中,她偷偷听到桑延打的那个电话,就觉得什么都值得了。

    就是得让他知道!

    自己根本没有暗恋他!甚至!她已经有了!对象!

    不然按照那个老男人这么自恋的性格,就算这次没怀疑,也迟早会怀疑。

    桑稚极其确定。

    如果被他知道了她的小心思,得到的一定是不好的结果。

    她能做什么呢。

    除了等待,除了喜欢,她什么都做不了。

    至少目前为止,直至段嘉许觉得她不再是个小孩之前,都是这样。

    ——

    家教的时间被改到了周四上午九点。

    这次,桑稚准时起了床,提前半小时就坐到了桑延房间的书桌前。

    桑延的睡眠浅,一下子就被她噼里啪啦的动静吵醒,一看时间才八点半。他的起床气瞬间上来,额角的青筋直跳:“你干什么呢?”

    桑稚找着笔,没有吭声。

    桑延指着门,忍着脾气说:“你最好在我发火之前出去。”

    “哥哥,我得学习了。”桑稚翻开练习册,“你出去吧。”

    “……”

    “你去客厅睡。”

    “……”

    这个时间,桑延实在懒得搭理他,憋着满肚子的火,翻了个身继续睡。

    桑稚也没再弄出别的动静。她的目光放在课本上,但注意力却总往玄关处移,思考着一会儿段嘉许来了,她应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

    还是说,其实根本不用考虑这个事情。

    只要当做若无其事就行。

    好像也不对,她现在的情况,在他看来,应该是发生了一件非常严重的,令她受到了十分巨大的伤害的事情。

    所以她应该得装出一副刚被强行分手,失了恋,并为此痛苦麻木的样子?

    桑稚边思考着,边看着前天段嘉许跟她讲的内容。

    很快,玄关处响起了门铃声。

    桑稚下意识往桑延的方向看,发现他一点要起来的迹象都没有。她犹豫了下,只能自己跑过去,给段嘉许开了楼下的门。

    等了几分钟,外头响起了动静,桑稚隔着防盗门看了眼,才默不作声地打开门。

    见到她,段嘉许的眼眸一抬,略显讶异:“小桑稚今天起这么早?”

    桑稚点头,什么也没说,转头往桑延的房间走。

    段嘉许脱了鞋,跟在她身后:“吃早饭没?”

    桑稚又点头:“我妈妈熬了粥。”

    两人走进房间里。

    桑延困倦地把眼睛睁开,盯着他们两个人,然后坐了起来,像是在平复呼吸。随后,他猛地抱上被子,沉默无言地出了房间。

    段嘉许顺势把门关上,懒洋洋道:“你哥这脾气还挺大。”

    桑稚坐到椅子上:“嗯。”

    在她隔壁坐下,段嘉许也没急着给她补习,随手拿了只笔,在桌面上轻敲着,低声问:“小孩,哥哥听说,你早恋啊?”

    就知道他肯定会提。

    桑稚瞅他一眼,当做没听见。

    段嘉许:“怎么认识的?说来给哥哥听听。”

    “……”

    “哥哥给你出出主意?”

    桑稚抿了抿唇,不悦道:“你为什么这么八卦。”

    “哥哥还不能关心一下你?”段嘉许的目光在她脸上扫着,唇角稍弯,“叫哥哥别谈恋爱,自己反倒谈上了?”

    “……”

    段嘉许又问:“你那个网上的小男朋友叫你过去找他?”

    这本来就是桑稚捏造出的人物,她也不知道该什么应付,只能顺着他的话点头。

    “多大年纪?”

    桑稚想了想段嘉许的年纪,又觉得如果说了跟他一样的年纪,似乎会露出破绽。她迟疑了几秒,中规中矩地说:“大学快毕业了。”

    “……”段嘉许还以为是小朋友们过家家,听到“大学”两字,还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嗯?多大?”

    “……应该二十多吧。”

    段嘉许脸上的笑意渐收:“他叫你去哪里找他?”

    桑稚心虚道:“就,宜荷那边。”

    “你这个——”段嘉许改了称呼,“老男朋友。”

    “……”

    他扯了扯嘴角,一字一顿道:“知不知道你年龄多大。”

    桑稚迟疑地点头。

    段嘉许脸上的笑意彻底没了,把手上的笔一扔,朝她伸手:“给我。”

    桑稚抬头,讷讷道:“啊?给什么。”

    段嘉许:“电话。”

    桑稚:“你不是有吗?”

    “我说的是,”段嘉许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你那个老男朋友的。”

    “……”桑稚瞪大眼,“不行。”

    段嘉许气笑了:“还护短?”

    她上哪找个号码给他啊!

    桑稚硬着头皮说:“反正就是不行。”

    “桑稚,我不想跟你发脾气。”段嘉许觉得这事情极为不可思议,耐着性子跟她讲道理,“你好好听着,你的家人不会想害你,他们觉得这事不能做,是因为这样的事情的确可能会给你带来伤害。在成年之前,高中毕业之前,你不能谈恋爱。等你长大了,你想怎么样怎么样,没人管你。”

    “……”

    “听见没有?”

    桑稚沉默几秒,勉为其难地哦了声:“但我受不了诱惑。”

    段嘉许皱眉:“什么。”

    “别人在我面前谈恋爱。”桑稚说,“我也会想谈。”

    “……”

    这什么道理。

    段嘉许觉得无言又好笑:“那你看个爱情剧就想谈恋爱了?”

    “没。”桑稚嘀咕道,“我是说亲近的人。”

    “你这小孩怎么这么小心眼?”段嘉许上下扫视着她,慢条斯理道,“自己不能谈恋爱,还不允许别人谈了?”

    “是啊。”桑稚快速看他一眼,“这不是故意刺激别人吗?”

    “行,就当你有理。”段嘉许把桌面上的课本摊开,神情闲散,“以后的事情,我先不跟你提。关于你那个老男朋友叫你去宜荷的事情。”

    “……”

    “巧得很,哥哥就住那,年后回去。”段嘉许又笑了,眼角稍稍弯起,“要让我知道你成年之前过去了。”

    桑稚有些紧张:“……干嘛。”

    “那小桑稚估计也,”段嘉许亲昵地捏了捏她的脸颊,声音含着浅浅的笑意,“见不到自己成年的样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