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藏不住

竹已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万博maxbextx官网注册最新OPPO折叠手机网 www.eichptc.com,最快更新偷偷藏不住最新章节!

    第四十六章 藏不住

    这话像烟火似的, 瞬间在桑稚的脑子里炸开, 撞得她晕头转向。她的嘴唇张了张, 却因茫然无措,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心脏像是要从身体里撞出来。

    扑通, 扑通。

    几乎要盖住那呼啸的风声。

    桑稚甚至觉得自己的手心还冒了汗, 在这仅有几度的天气里。

    没等她想到要怎么回应, 段嘉许不动声色地松开她的手腕,转过身,默不作声地站定到她的面前。

    距离在一瞬间拉近。

    桑稚猝不及防地错开视线。

    段嘉许稍稍俯下身, 那双狭长的桃花眼微弯,带着不知名的情绪,与她对视了两秒。而后, 伸手把她的围巾往下扯。

    将她的整张脸裸露出来。

    小姑娘五官精致秀气, 嘴角不自觉上扬,唇边两个梨涡深陷。一双眼亮晶晶的, 不自在地别开, 很快又看向他。

    因为过敏, 脸上有些发肿, 脸颊带着红疹。

    这么一瞧,反倒像是脸红了似的。

    段嘉许的眸色暗了些, 喉结缓慢地滚动了一下。放在她围巾上的手往上抬, 用指腹, 力道极轻的,蹭了下她的梨涡。

    桑稚的后脊一僵。

    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段嘉许就收回了手,拇指和食指下意识摩挲着。他站直了起来,喉咙里发出一声笑:“怎么又脸红了?”

    “……”

    他拖着尾音说:“还偷笑。”

    桑稚脑袋发空,把围巾又扯了上去。她强装镇定,垂着眼,含糊不清地说:“你不也在笑。”

    段嘉许饶有兴致道:“那你说我为什么笑?”

    “我怎么知道,你又不是第一天这么笑。”桑稚绕过他,继续往前走,自顾自地说着,“别在这站着了,好冷。”

    盯着她的背影,段嘉许在原地站了几秒,忍不住又笑了下,很快就抬脚跟了上去。

    上了车,桑稚仍没有把围巾取下来。

    段嘉许没急着开车,侧过头,吊儿郎当地说着:“小朋友,坐车里还不解围巾啊?不怕闷着慌?”

    桑稚面不改色地解释:“我遮脸上的东西。”

    “我已经看到了。”段嘉许好笑道,“还遮什么?”

    桑稚顿了下,觉得有点道理,伸手把围巾摘了下来。她没再吭声,低头玩了下手机,又转头看向窗外。

    借着等红绿灯的时间,段嘉许随意地往她的方向瞥了眼。

    只能看到她的侧脸。

    注意到她似乎是在发呆,指尖无意识地在窗沿上敲打着,眼角下拉,嘴角上扬,情绪藏都藏不住。

    没多久,像是注意到了什么,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表情僵了下。也许是怕被他看到,下一刻,她很刻意地收敛了几分。

    段嘉许收回视线,眼睫垂下,也笑了起来。

    ——

    因为隔天是周末,此时宿舍里只有宁薇一个人,其余两人大概是去参加部门活动,或者是跟男朋友约会。

    注意到门的动静,宁薇看了过来。看到桑稚的脸时,她吓了一大跳:“你这脸咋回事?”

    “不小心喝到奶茶了。”桑稚把手上的东西放到桌上,“我对牛奶过敏。”

    “啊?没事儿吧,去医院了吗?”

    “去了,打了一针了。”

    “那就好。”宁薇叹息了声,“你也太惨了吧,牛奶过敏的话,你多少东西吃不了啊?”

    桑稚想了想:“也还好,有些加工过的还是可以吃。”

    她把外套脱下,随口问道:“你今天怎么没出门?”

    “我出了呀,不过吃了个饭就回来了。”宁薇拆了包薯片,“我男朋友今晚要赶作业,没时间陪我。你呢,跟你那个哥哥约会的怎么样啊?”

    听到这话,桑稚安静下来,突然凑到她旁边蹲下。

    宁薇侧过头,把薯片递给她:“你要吃啊?”

    “我不吃,我刚吃饱。”桑稚像条小狗似的,眼睛圆又亮,仿佛在说什么天大的秘密一样,声音压得极低,“宁薇,我偷偷跟你说个事儿。”

    “怎么了?”

    “我哥哥那个朋友,”说着说着,桑稚伸手揪了揪她的衣摆,笑眼弯弯,“好像有一点喜欢我。”

    “你这看起来怎么跟中了彩票似的。”宁薇被她逗笑了,“怎么发现的?”

    “他跟同事说我是他朋友,还跟我说,”桑稚学着他的语气,拖腔带调的,“还真把我当你哥了?”

    “诶,这话怎么跟叫你别乱认亲戚一样?”

    桑稚眨了下眼:“你是觉得他这话是要跟我疏远关系吗?”

    话出口之后,宁薇也觉得自己说的不太对,怕影响她的心情,忙道:“不是,我就随便说的。”

    “应该不是的。”桑稚又回想了下刚刚的事情,很认真地说,“他的意思应该就是,没再把我当妹妹了。但也不是疏远的意思。”

    “那他知不知道你也喜欢他啊?”

    “不知道吧。”桑稚笑眯眯道,“我没表现出来。”

    “你可以先装作对他没那个意思,让他追你一段时间。”宁薇说,“毕竟男人都这样。要是他告白你立刻就答应了,他可能会觉得太轻易得到了,就不好好珍惜。”

    桑稚愣了,讷讷道:“那他不追我怎么办?”

    “……”宁薇说,“应该不会吧。”

    “而且我也不是特别确定。”桑稚嘀咕道,“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我……我还觉得挺奇怪的。”

    “这能有什么原因?”宁薇问,“那你为什么喜欢他?”

    桑稚老实道:“长得帅。”

    “……”宁薇说,“你怎么这么肤浅。”

    “还有,人好,对我也好。”桑稚表情认真,细数着,“成绩什么的也都很好,除了有点老,没什么不好的地方。”

    宁薇啃着薯片,说:“那你不也差不多吗?除了年纪比他小一点,没什么不好的地方。”

    “那。”桑稚轻咳了声,“我就等他来追我了?”

    “行。”

    “如果他不追我的话,”桑稚心里还是没什么底,干巴巴道,“我要不,要不就去追他吧。”

    “……”

    ——

    把桑稚送回宿舍,段嘉许回到车上,正想开车回家,突然接到了个电话。他扫了眼来电显示,接了起来,很快便挂了电话。

    发动车子,开往市里的托养中心。

    托养中心里安静的过分。

    除了必要的时候,段嘉许很少来这个地方。也很少来见,他这个在病床上躺了十一年的父亲段志诚。

    医生:“你父亲最近的状态不太好。”

    段嘉许嗯了声。

    “已经卧床十年了,身体机能和抵抗力都很差。”医生说,“最近肺积水有点严重,建议是做个小手术,把部分水抽出来,不然可能会引起肺部感染,到时候就严重了。”

    “医生。”段嘉许似是不太在意这些事儿,淡淡道,“您觉得他能醒吗?”

    医生沉默几秒,格外官方地说:“只要活着,总会有奇迹的。”

    段嘉许只是笑,没对这话发表言论。

    哪来那么多奇迹。

    段嘉许其实也根本一点都不期待,段志诚能够醒来。

    都过了那么多年了,连恨意都半点不剩。

    残留的情绪也只剩下疲倦了。

    段嘉许低下眼,看着段志诚的模样。因为卧床多年,他的样子有了很大的变化,整个人毫无意识,躺在那就像个死人一样。

    其实段嘉许还挺想知道,他到底后不后悔。

    很快,段嘉许收回视线,温和道:“那麻烦你们了。”

    段嘉许交了手术以及接下来两个月的费用,之后便离开了托养中心。这个事情对他的心情影响不大,很快就被他抛却脑后。

    他回到家,给桑稚发了条微信,提醒她记得涂药。

    随后,段嘉许从冰箱里拿了瓶冰水,想着桑稚今天的反应,又慢慢回想着她醉酒时说的话。

    ——“我有个,好喜欢的人。但他就是不喜欢我。”

    ——“只只不开心。”

    ——“他人很好的,对我也很好的。但他对谁都好,他对谁都好……”

    总不能,让她这么伤心的人,真是他吧。

    段嘉许总觉得不太对。

    这么多年不见,她如果真在这段时间的相处里,对他有了除开哥哥之外的情感,那那句“他就是不喜欢我”,是怎么得出的结论。

    就因为他之前的那几句,把她当成小孩的话?

    段嘉许思索片刻,而后给钱飞打了个电话。

    只响了几声,钱飞就接了起来,直截了当道:“给你一分钟时间说事,说完我要洗洗……”

    “你之前说的挺对,”段嘉许灌了口水,慢慢地说,“那姑娘说的那个男狐狸精,好像确实不存在。”

    “是吧?我可太牛逼了,我他妈真的恋爱高手。”

    “也可能存在,”段嘉许说,“很大概率是我。”

    “是吧!”钱飞激动起来,“一听风骚浪荡无耻,我就知道是你!”

    “……”

    “那你直接上不成了?还在这猜个屁。”

    “不行。”段嘉许笑,“得追。”

    “……”钱飞莫名其妙,“你不都说她喜欢你吗?你还追什么?”

    “我家姑娘觉得我就是不喜欢她。”段嘉许抬睫,慢条斯理道,“我得跟她摊个牌,让她开心一下。”

    “啥玩意?怎么就你家姑娘上了?”钱飞无语,“还有,这姑娘知道你知道她对你有意思吗?”

    “不知道。”段嘉许低笑了声,“我也装不知道。”

    得给我家小孩留点面子。

    钱飞莫名有点酸:“你可真有情趣。”

    段嘉许:“行了,一分钟到了,挂了。”

    “等会儿,”钱飞好奇道,“你打算怎么摊牌啊?”

    段嘉许挑眉:“没想好。”

    ——

    桑稚的十九岁生日,是她头一回不跟家里人一起过的生日。

    生日那天,恰好是周日。段嘉许提前跟她约好,当天出去庆祝一番。桑稚安排了下,中午跟舍友一块吃了顿饭,之后回宿舍等到约定好的时候,便出门去找他。

    段嘉许没开车过来,就在宿舍楼下。穿着她之前送给他的黑色卫衣和修身长裤,站那跟个大学生似的。

    桑稚正想走过去,一旁突然有人喊住她:“桑稚。”

    她下意识回头。

    注意到江铭就站在另一侧的树下,手里拿着个袋子,笑容清爽明朗:“我给你微信发了消息,你看到了吗?”

    桑稚摸了摸手机,说:“我没看。”

    “没别的事儿,”江铭说,“就来把礼物给你。”

    桑稚犹豫着接过:“谢谢。”

    江铭:“你一会儿有事吗?”

    余光察觉到段嘉许似有若无的视线,桑稚莫名觉得有些尴尬。她勉强笑了下,指了指段嘉许的方向:“嗯,跟人约好了。”

    “这样啊。”江铭扫了段嘉许一眼,似是有些遗憾,摸了摸鼻子,“那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啊。”

    桑稚摆了摆手:“嗯,再见。”

    说完,江铭就往另一个方向走。

    桑稚走到段嘉许的面前,问道:“我们去哪?”

    段嘉许的眼皮抬起,指尖轻轻勾了下那个袋子,桑稚手一松,袋子瞬间落入他的手中。他笑起来,很自然地说:“帮你拿着。”

    “……”桑稚哦了声,“那你拿着吧。”

    两人往校门口的方向走着。

    段嘉许漫不经心地问:“那男生是那个男狐狸精?”

    就知道他会提起来。

    桑稚沉默几秒,打起十二分精神认真应对:“不是。”

    段嘉许若有所思地嗯了声。

    过了好半晌,他一直没出声。

    桑稚忍不住看了过去。

    在这个时候,段嘉许恰好停下脚步:“那你看看。”

    桑稚:“啊?”

    下一刻,段嘉许的唇角弯了起来,眉目稍敛,俯身与她平视。几秒后,他站直起来,话里带了几分调笑的意味:“看完了吗?”

    桑稚懵了:“什么?”

    “你看我长得像不像,”段嘉许语气不太正经,略显浪荡,“你说的那个男狐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