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藏不住

竹已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万博maxbextx官网注册最新OPPO折叠手机网 www.eichptc.com,最快更新偷偷藏不住最新章节!

    第六十四章 藏不住

    车子没开到小区门口, 在一旁的马路边停下。

    两人下了车。

    段嘉许舒展了下身子, 轻轻转着脖子, 伸手揉着肩膀的位置。他进了附近的一家药店, 随意在架子上拿了点处理淤伤的药。

    桑延慢腾腾地跟在后边, 靠在门边等。他的脸上一般不带什么表情, 此时因为心情不爽, 眼神更冷了些,加上一身黑的衣服,看上去有些吓人。

    前台的店员忍不住往他的方向多看了两眼。

    很快, 段嘉许拿着药去前台付款。

    店员扫着条形码,抬眸看着段嘉许破了的唇角,以及脸上的青紫色痕迹。她皱了眉, 压低声音问:“要帮您报警吗?”

    桑延明显听到了, 视线立刻瞥了过来,带了几分阴森。

    听到这话, 段嘉许愣了下, 有点想笑, 又怕牵动了伤口。他拿手机付了款, 温和道:“不用了,谢谢。”

    桑延先一步出了店。回头往他的脸上扫了眼, 低嘲道:“这点伤, 还没到派出所, 估计就愈合了吧。”

    “……”段嘉许没跟他计较,指了指不远处的小区, “那边。”

    两人回到段嘉许的住所。

    他独居,除了桑稚,房子里基本也没有其他人进来过。鞋架上的鞋子很单一,只有他的几双鞋子和一双室内拖鞋。

    颜色大多偏深,所以桑稚的那双粉色拖鞋在其中格外显眼。

    桑延瞥了眼,冷笑了声。

    “……”

    段嘉许没有要照顾他的意思,懒洋洋道:“你就光脚吧。”

    把这儿当自己家似的,桑延一进门就往冰箱的方向走,从里边拿了瓶可乐。目光在冰箱里的零食上转了几圈,很快就合上。

    桑延回到客厅。

    段嘉许已经从房间出来,手上拿着换洗的衣物。注意到他手上的东西,他的眉梢微抬,淡声提醒:“是这样的。”

    桑延:“?”

    “冰箱里的零食和饮料,还有这个柜子里的东西,”段嘉许语气斯文又礼貌,缓缓道,“我希望,你都尽量不要碰。”

    桑延眼皮都没抬一下,闲闲道:“你这可乐里掺了金?”

    “倒也没有,”段嘉许笑,“不过是我女朋友的。”

    “……”

    这个身份的转变,让桑延觉得格外不适应和别扭。

    他凉凉地看了段嘉许一眼,懒得搭理。

    段嘉许进了浴室里。他脱掉衣服,往镜子前照了下自己此刻的模样。唇角破了皮,左眼角有些发肿,脸颊的淤伤还带了几丝血丝。

    身上有几块地方也泛了紫,全身上下都疼。

    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消淡点。

    想到先前被姜颖泼了杯水,桑稚都能气哭。这次看上去比上回狼狈多了,也不知道她明天会有什么反应。

    段嘉许叹息了声,打开淋浴,把水的温度调高了些,稍稍舒缓着身上的酸疼。他洗澡的速度向来很快,但这次因为身上有伤,冲洗的时间长了些。

    等他出浴室的时候,桑延已经打完一局游戏了,此时正拿着遥控,换着电视的频道。

    茶几上放着几包被拆开的零食。

    桑延倾身拿了一包,丢了块薯片进嘴里。

    段嘉许目光轻扫,没多说什么。他从袋子里把药拿出来,往伤口处涂着,随口道:“你什么时候回南芜?”

    桑延:“没那么快。”

    注意到段嘉许的举动,他又道:“这点伤有必要?”

    “……”段嘉许好笑道,“真的疼。”

    “除了第一下,”桑延靠在沙发背上,语气很欠揍,“我之后哪下用力了?跟挠痒痒似的,当给你松筋正骨了。”

    段嘉许没搭腔,掀开衣服,往腹部处喷着药。

    “明天那小鬼看到了,估计要说我欺负你。”桑延打了个哈欠,语气困倦,“来,我这人很公平,给你揍一拳。”

    段嘉许挑眉,淡声说:“算了,我没打过人,不会。”

    桑延:“让你打就打,磨蹭什么呢?”

    沉默三秒,段嘉许把手里的药放下,侧着脑袋,很配合地说:“那你站起来吧,坐着不好打。”

    “……”

    原本已经休了战。

    但事端莫名再度被挑起,这次却是桑延主动求揍。但他似乎并不把这一下看在眼里,声音极其瞧不起:“速战速决。”

    段嘉许笑:“我真不会。”

    刚刚脾气上来,确实下手没个轻重。这么一想确实有些过,桑延不耐烦地指了指脸:“握拳,往这儿打——”

    没等他说完,段嘉许就已经上了手,往他所说的位置揍了一拳。

    “……”

    桑延的脑袋一偏,往后退了一步,撞到鞋柜上。他感觉半张脸都麻了,牙齿磕碰到嘴唇,刺刺的疼。他扯了扯嘴角,气笑了,一声没吭,只朝他竖了下大拇指。

    ——

    事情莫名演变成了。

    两人一起坐在沙发上涂药。

    “还有点后悔,”段嘉许给手背也喷着药,慢条斯理道,“打完我手也疼。”

    桑延拿热毛巾敷着脸,面无表情地说:“你劲儿够大啊。”

    段嘉许低笑了声:“我真不会。”

    “滚。”

    段嘉许的手机一直在响。

    能猜到是桑稚在给他发消息,段嘉许加快速度上完药,而后抽了张纸巾擦手,拿起手机回复。

    桑延听着觉得烦:“你能把声音关掉?”

    段嘉许抬眼,悠悠道:“不能。”

    “……”

    “这么一瞧,”段嘉许眼尾微弯,若有所思道,“你的手机倒是挺安静。”

    “……”

    “行了,”注意到时间,段嘉许没再跟他闹,站起身,“我明天还要上班,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准备睡觉了。”

    “等会儿,”桑延说,“借条内裤来穿。”

    “……”

    “怎么了?穿几天就还你。还有,”桑延的脚搭在沙发上,毫无任何坐姿可言,“我今晚睡哪?总不能让我这个客人睡沙发吧?”

    沉默片刻。

    没多久,段嘉许弯下腰,用指尖轻点他的胸膛。桃花眼多情带笑,尾音拖着,听起来暧昧得过分:“抱歉,我不跟男人睡觉。”

    “……”桑延说,“你能别恶心我?”

    段嘉许打开柜子拿了新的一套洗漱用品出来,顺带回房间拿了套衣服,丢到桑延的面前:“我睡了,客厅是你的。”

    “……”

    他往房间走了两步,又退回来:“也不是不尊重你,兄弟,我今天被你打惨了,得休息一下。”

    桑延:“滚吧。”

    想了想,段嘉许又漫不经心地补了句:“我会锁门。”

    “……”

    ——

    跟黎萍视频完,桑稚洗了个澡便回了床,一直给段嘉许发着消息。她尝试着给桑延发了一条,发现他还没把自己拉出黑名单,很快就作罢。

    段嘉许回消息回得慢。

    想着他俩应该有话要说,桑稚也没一直烦他。

    桑稚又玩了好一会儿的手机,想了想,也给段嘉许发了个视频通话。

    他没接。

    很快就发来个消息:【没穿衣服。】

    桑稚:“……”

    段嘉许:【行不行?】

    没等桑稚回复,那头就已经给她回了个视频通话。

    桑稚的呼吸一顿,下意识挂断,又回了个语音通话回去。接通之后,她皱了眉,说道:“你不能穿衣服吗?你不怕着凉?”

    段嘉许总带着笑意的声音传了过来:“懒得穿。”

    “……”

    “真不想看?”段嘉许压低声音,像是在跟她说耳语,又像是在蛊惑,“还挺性感。”

    “……”桑稚无语,“你跟我哥喝酒了?”

    “没喝。”

    桑稚说着正事,不跟他闹:“那没事儿吧?”

    段嘉许笑道:“就被骂了几句,没事儿。”

    桑稚放下心来,嘟囔道:“你就先让他骂着吧,我找机会帮你骂回去。”

    段嘉许轻轻地嗯了声。

    “我哥怎么突然过来了?”

    “看他的意思,好像是想过来看看,”段嘉许说,“你现在是在宿舍里住,还是跟你那个研究生男朋友住一块。”

    “我哪那么随便。”桑稚揉了揉眼睛,嘀咕着,“那没事就行,我要睡觉了。”

    “嗯,晚安。”

    “那我哥明天干嘛,”桑稚想起个事儿,“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去?”

    “说要呆一段时间。睡吧,不用管他。”

    ——

    隔天一早,桑稚准点到公司。

    因为没有整理报表的事情,桑稚被施晓雨训了一顿。可能是因为睡眠不足的关系,她今天的脾气比平时还躁:“你是不是不想干?叫你做的事情哪件能做好?”

    桑稚想了想:“我感觉我都做得挺好。”

    “桑稚!”施晓雨气得脸都红了,大声骂,“你以为这是你家?你以为公司出钱是招你来玩的?没本事就给我滚蛋!”

    桑稚不懂她为什么情绪能波动的那么厉害,认真道:“我什么时候在玩?而且我就是没本事,才过来这里实习,想学点东西。”

    施晓雨冷笑:“没本事就给我好好听话,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别成天跟我作对。”

    “哦。”桑稚说,“合理的我会听的。”

    “一开始不是挺听话吗?怎么?忍不了了?”施晓雨说,“说真的,我看你长得挺好,学历也不低,为什么非得抢别人男朋友?不嫌恶心?”

    “……”

    两人这么一闹,旁边的同事都把注意力挪了过来。

    桑稚抬了眼:“我抢谁的男朋友?姜颖啊?”

    “你自己心里清楚。”

    “抱歉,我男朋友在我之前,连别的女人的手都没碰过。”桑稚盯着她,语气也渐渐变得冷硬起来,“还有,你记得让你那个朋友去看看医生,你之前没见过她发疯的样子?天天幻想什么呢,脑子有问题?”

    施晓雨一愣:“但她跟我说——”

    两人的争吵声确实不小,把会议室里的张辉也引了出来,冷声道:“你俩干什么呢!给我进来!”

    ——

    两人都被张辉训了一顿。

    这段时间,施晓雨针对桑稚的做法,也传了一些进他的耳中。张辉为人憨厚,看不太惯这种行为,也因此警告了她几句。

    施晓雨也收敛了不少。

    这场争吵把两人的关系降到冰点,却让桑稚觉得更加自在。

    相安无事到下班时间。

    桑稚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完,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再做。她直接把施晓雨当成空气,只跟附近的同事道了声再见,而后便离开了。

    桑稚和段嘉许今天都要上班,所有也没人有时间搭理桑延。两人本来约好晚上去她附近的海鲜餐厅吃饭,现在就顺带捎上了桑延。

    一出公司,桑稚就在熟悉的位置看到段嘉许的身影。她小跑着过去,正想问问桑延在哪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他脸上的伤。

    “……”桑稚瞬间把嘴里的话咽了回去。

    段嘉许牵起她的手,说:“你哥先去占位了,咱俩现在过去。”

    桑稚抿了抿唇,瞬间猜到了什么。她忍着火气,还是问了句:“你这脸怎么回事?”

    段嘉许唇角已经结了痂,脸上的淤血也稍稍散了些,看起来比昨天好了不少。他抓了抓眼下的皮肤,说:“不小心磕到了。”

    桑稚哦了声:“磕桑延拳头上了。”

    “……”

    她定定地盯着他的脸,很快便转身,往那家海鲜餐厅的方向走。没多久又回头看他:“你别告诉我你昨天就站着给他打。”

    段嘉许轻咳了声:“也不是。”

    桑稚问:“还打哪了?”

    “没,”段嘉许不动声色道,“就脸上这点。”

    像是在思索他话里的真实性,桑稚停在原地,没什么动静。半晌后,她猛地抬起手,毫无预兆地碰了下他肚子的位置。

    这突如其来的触碰所导致的酸疼,让段嘉许条件反射退了一步,表情也有了轻微的变化。

    格外明显的反应。

    桑稚彻底火了:“我要去杀了他。”

    “……”

    ——

    这家餐厅的生意不错,大多数位置都占满,桑延就坐在餐厅里靠窗的位置。他百无聊赖地翻着菜单,余光注意到旁边有人过来。

    正想抬起眼的时候,脖子就被人从身后勒住,差点没喘上气来。桑延用力咳嗽了下,下意识骂了句脏话:“操。”

    伴随而来的,是桑稚压着火的声音:“你完了。”

    注意到旁边站着的段嘉许,桑延瞬间明白了什么,一字一顿道:“在我发火之前,给我松开。”

    “我这次回家——不,我从现在开始,”桑稚当没听见他的话,用力掐着他的脸,伸手拽他头发,“我天天跟妈妈语音,天天说你女朋友坏话,你别想让她进门,你做梦吧!我昨天跟你说什么——”

    桑延把她的手扯掉:“你敢。”

    “你自己不讲道理!谁让你打人的?打就算了!你还——!”桑稚越说越气,眼睛都红了,手又缠了上去,力道也随着语气加重起来,“打那么重——!要我昨天在我肯定报警抓你!我告诉你!我从今天开始跟你杠上了!”

    桑延深吸了口气:“好好说话。”

    说完最后一句话,桑稚也把手松开,声音渐渐带了哭腔:“桑延!你欺负我男朋友!我要跟你绝交!”

    “……”

    把火气发泄完,桑稚又死死地盯着他好一阵,转头去了厕所。

    段嘉许清了清嗓子,伸手拍了拍桑延的肩膀,而后跟了上去。这时间没隔多久,很快,他独自一人回到位置上坐下。

    注意到桑延的视线,段嘉许解释:“她去上厕所。”

    桑延伸手揉了揉脸,气得直笑:“妈的,你一会儿别拦着,我真要打死这小鬼。”

    段嘉许:“那我肯定得拦着。”

    “……”

    “跟小姑娘计较什么,”段嘉许替桑稚说着话,“那点劲儿也弄不疼你。”

    桑延一肚子火:“赶紧滚。”

    “兄弟,你看看。”似乎还挺享受这种滋味,段嘉许轻笑着说,“你什么时候有空再揍我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