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藏不住

竹已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万博maxbextx官网注册最新OPPO折叠手机网 www.eichptc.com,最快更新偷偷藏不住最新章节!

    第六十九章 藏不住

    桑延大三。

    他都毕业多少年了。

    这么久远的事情, 听他提起来, 桑稚一时没太想起来。恰好电梯到了, 她走了进去, 莫名其妙道:“什么搬宿舍。”

    这话一脱口, 没等桑延再说话, 桑稚的回忆在一刻间涌上。

    桑延大三的时候, 校区搬到她的学校附近,为了跟段嘉许再次见面,年纪尚小的她, 突发奇想地想借此创造个见面的机会。

    桑稚又想起从段嘉许宿舍带回来的那个玩偶,也想起了因这玩偶而落下的作业。

    从而得来的再一次见面。

    桑延跟了进来,没搭腔。

    桑稚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 沉默着按了关门键。她忍不住往桑延的方向瞅了眼, 小声嘀咕着:“你大三的时候我才多大?我不记得了。”

    似乎也只是随口一提,桑延不太在意地哦了声。

    见状, 桑稚的精神松懈下来。她低下头, 给段嘉许发消息:【我哥和钱飞哥要去吃宵夜, 你去吗?】

    段嘉许:【不去。】

    “……”

    桑稚瞬间有了回去的冲动。

    段嘉许:【你去?】

    桑稚觉得自己真白费劲了, 似乎还让桑延察觉到了不该察觉的事情。她郁闷至极,重重地敲了句话回去:【那我现在回去。】

    说完, 桑稚正准备跟桑延提的时候, 段嘉许已经打了个电话过来。

    桑稚低头瞥了眼, 接了起来。

    段嘉许的声音顺着电话传了过来,带着惯有的笑意:“回去干什么?”

    出了电梯, 桑稚跟在桑延的后边,低声说着:“你不去我去干嘛。”

    那头响起些悉悉率率的小动静,像是在换衣服。段嘉许的语调稍扬,好脾气地说:“我这不是以为你出不来吗?”

    桑稚:“那你本来打算做什么?”

    “呆酒店。”段嘉许说,“跟你聊会儿天,就睡觉。”

    “听起来还挺可怜的。”桑稚眨了眨眼,笑起来,“那你还是出来吧。”

    上了桑延的车。

    桑稚坐到后座,边系着安全带边说:“咱去哪吃烧烤?”

    桑延发动了车子:“附近。”

    沉默两秒,桑稚轻咳了声,礼貌性地提了句:“那先去接嘉许哥吧。”

    桑延没多说什么,把车往酒店的方向开。

    怕他不清楚,桑稚还是又提了下段嘉许住的酒店的名字。

    快到酒店的时候,桑延忽地开口:“我直接在酒店门口把你放下?”

    桑稚正玩着手机,听到这话有些愣:“不是说去吃烧烤吗?”

    说着,她在心中权衡之下,突然觉得桑延提的这个建议,似乎比她原本想的要好一些。桑稚抿了抿唇,故作镇定地说:“也行。”

    “也行?”桑延冷笑,“美得你。”

    “……”

    桑延觉得丢脸:“您能矜持点?”

    意识到是被他耍了,桑稚吐了口气,很不爽地说:“我见一下我男朋友就不矜持了?”

    桑延莫名转了个话题:“真段嘉许追的你?”

    桑稚瞪大眼:“你什么意思?”

    “我就问问,”桑延把车开到酒店附近,恰好看到段嘉许的人影,他停了车,降下车窗说,“叫段嘉许上来。”

    “不是,你先说你什么意思。”桑稚炸了,非常在意面子,“你以为我骗你?就是他追的我,而且我怎么就不矜持了!这几天是我没时间好吗!他找我出去几百次了,不是没找我!”

    注意到他们,段嘉许走了过来,开了后座的门。

    听到桑稚的话,他轻笑道:“在吵什么?”

    “……”桑稚瞬间闭了嘴。

    桑延懒得搭理他们两个,又开了车。

    桑稚不动声色地看向段嘉许。

    他大概是刚洗完澡,身上带着酒店沐浴露的味道,头发还有些蓬。身上穿的衣服也随意,像是随便套了一件就出来,看上去清俊又温和。

    段嘉许挪了个位置,贴着桑稚坐,而后侧过头,也盯着她看。

    车内没开灯,光线暗。

    本来桑稚还有些看不清他的五官,但距离这么一拉进,所有一切都变得清晰了起来。他的睫毛很长,瞳仁在这暗光下变得漆黑,看上去深情而不自知。

    仅仅只是在看她,没有多余的动作。

    桑稚正想说点什么。

    前边的桑延已经开了口:“麻烦别在我车上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

    这话打破了两人暧昧的气氛,段嘉许的眼皮动了动,朝桑延的方向看了眼。他没说什么,把手伸出来,放到桑稚的面前。

    桑稚顿了下,很自觉地把手放上去。

    段嘉许的嘴角扯了起来,握住她的手,习惯性地捏着她的指尖。他往窗外看了眼,眉眼挑起,这才开了口:“哥。”

    “……”

    “在前面找个地儿把我俩放下,行不行?”

    桑延当没听见。

    直到开到烧烤店的附近,桑延才在路边把车停下,熄了火。他扭头看向段嘉许,似笑非笑道:“我是你俩的司机?”

    段嘉许笑:“我这不是喊你哥了吗?”

    桑稚用手指挠了挠他的掌心:“还是吃烧烤吧。”

    段嘉许往她的方向看:“行。”

    其实没别的什么原因。

    这么晚了,也没什么地方好去的。再加上,桑稚觉得自己真跟桑延去吃烧烤了,就显得她在黎萍面前说的话是真实的,并没有撒谎。

    回去之后,如果他们问起来,她也不用心虚了。

    这家店在钱飞家附近,是一家大排档。

    三人下了车就往那家店走。

    桑稚其实不太好意思在亲哥的面前,跟他的好朋友做过于亲密的行为,包括牵手。但好几天没见了,她不太想挣开,干脆当桑延不存在。

    桑延也没太注意他俩,低头看着手机。

    没多久,桑延抬头,注意到两人的举动。他的眉梢一抬,又想起了刚刚的话题,懒洋洋地冒出了句:“段嘉许,我问你个事儿。”

    段嘉许:“嗯?”

    桑延继续说:“你记得我们大三搬宿舍的时候,我妹——”

    “……”

    这话明显是要再提起刚刚的事情。

    桑稚的呼吸一顿,立刻挣开段嘉许的手。她明显急了,伸手去拍桑延的手臂,声音带了几丝恼火:“哥!你能不能闭嘴!”

    桑延把话收回,似是有些纳闷:“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桑稚真的烦:“你说就说,别提我。”

    段嘉许没有兄弟姐妹,不太懂他俩之间的情绪,也不太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是觉得好笑:“你俩怎么又吵起来了?”

    桑延瞥了桑稚一眼,没再提。

    “没事儿。”

    ——

    钱飞提前来占了位。除了他,位置上已经坐了几个男人。桑稚先前在钱飞的婚礼上见过他们,但都叫不上名字,只知道都是段嘉许和桑延的大学同学。

    在场只有她一个女人。

    桑稚坐在桑延和段嘉许的中间,自顾自地撕着饭碗的包装纸。

    注意到桑稚,有个男人随口问了句:“桑延,这你妹?”

    桑延:“嗯。”

    “哦,上回钱飞婚礼的时候见到了,还有点印象。”桑稚长得显小,男人朝她摆了摆手,随口问了句好,“小妹妹你好啊。”

    桑稚点头:“你好。”

    其余几个人也朝她打了声招呼。

    桑稚又点点头。怕段嘉许会觉得不好意思,她犹豫着,把桌下还跟他交握着的手抽回来,下一秒又被他捉了回去。

    随后,她听到段嘉许悠悠地补了句:“喊什么小妹妹?喊嫂子。”

    “……”

    桑稚差点被呛到,侧头看向他。

    钱飞默默地对这个情况进行讲解:“桑延的妹妹,也是段嘉许的,嗯……那个,对象。”

    其他人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桌上安静几秒,而后响起了一片起哄声,几个男人只是诧异了下,八卦地问了几句。

    倒是另一个男人有些惊讶:“段嘉许你牛逼,这姑娘我有印象啊,我记得我们拍毕业照的时候是不是也来了?咱仨还拍了一张,你那会儿不还说这是你妹吗?”

    段嘉许低笑着,厚着脸皮道:“我不记得了。”

    桑稚不参与他们的话题,低头喝水。

    段嘉许侧头看她,桃花眼低垂着,盯着她略微抿着的唇,而后慢条斯理地说:“我就记得这会儿,这姑娘是我对象。”

    ——

    饭桌上多了几个不认识的人,还是让桑稚觉得不太自在。况且不是同一个年龄层的,一群大老爷们都已经工作多年,话题也不一样。

    桑稚默默地啃着鸡柳,一直没怎么说话。

    她像与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看着他们用乱七八糟的理由敬酒,逼着对方喝,也动不动就一杯酒灌下肚,连开车过来的桑延也没法幸免。

    倒是只有段嘉许,其他人没怎么灌他,有的话他也都拒绝。

    很神奇的,连一口都没有喝。

    桑稚也拿了一罐酒,自娱自乐地喝着。

    也许是注意到桑稚的无聊,没多久,段嘉许凑过来问她:“吃饱了没?”

    桑稚点头。

    随后,段嘉许站了起来,随意地扯了个理由。有个姑娘在这,其他人也放不太开,所以没留他们,只跟桑稚道了声别。

    桑稚松了口气,拿上背包,提醒了桑延一句:“哥,你别喝太多。”

    桑延漫不经心地嗯了声。

    两人到附近等公交。

    桑稚没喝多少,但还是上了脸。她腾出另一只手捂着脸,忽地想起刚刚段嘉许一直没喝酒的事情,也想起了这么多年,似乎也真的没见过他喝酒。

    之前问起来,他说是酒精过敏。

    桑稚莫名又想起了他说的,他爸爸酒驾撞死了人的事情。想到这,她仰头看他,迟疑地问了句:“你真的酒精过敏吗?”

    “嗯?”段嘉许笑道,“我也不清楚。”

    “……”

    桑稚瞬间懂了,轻轻哦了声。

    段嘉许又道:“要不试试?”

    “啊?”桑稚说,“你想喝酒吗?”

    “嗯,等会儿喝。”

    “……”

    桑稚完全猜不透,这个人在想什么。

    瞬间又有种自己猜错了的感觉。

    这里离桑稚家并不远,坐车两个站就到了。下了车之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进了桑稚住的小区里。

    快走到桑稚家楼下的时候,段嘉许停下了脚步。

    桑稚也随之停了下来。

    随后,段嘉许扯住桑稚,往怀里带。

    这儿的光线昏暗,旁边停了几辆车,路道上没什么人。微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在地面上的剪影也晃动着。

    他弯下腰,捏着她的下巴往上抬,声音低沉又哑:“试试过不过敏。”

    没等桑稚反应过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段嘉许的吻就已经落了下来。

    她的嘴里还带着淡淡的酒味,却像是度数极高的酒,让两人都有了点酒醉的感觉。比先前的任何一次都要热烈,他的舌尖抵开她的牙齿,卷着她的舌头吮,舔舐着每一个角落。

    动作细腻绵长,力道却粗野。

    桑稚觉得嘴巴都有些发疼,轻咬了下他的舌尖。

    段嘉许的动作停了下,也咬了下她的嘴唇,很快就松开她。在路灯的照耀下,他的眼里像是带着光,拖长尾音说:“好像不过敏。”

    说完,他笑了声,又道:“我觉得还能再亲几下。”

    桑稚咕哝道:“这样哪会。”

    沉默片刻。

    “感觉不太行。”段嘉许盯着她,用指腹蹭着她的唇角,力道不轻不重,像是想弄疼她,又怕弄疼她,“感觉得每天都得见你。”

    “……”

    “一天不见,”被她的嘴唇蹭的通红,段嘉许又吻了上去,“就怪想的。”

    ——

    在家里附近做这种事情,桑稚总有种怕被发现的心虚感。再走十多米就到家楼下,她甚至还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虽然觉得这个点,黎萍和桑荣大概率不会出来,但她还是没让段嘉许继续送她,想就此告别。

    她的这个模样让段嘉许觉得好笑,但也配合着停在了原地。

    桑稚小跑着到家楼下,转过头,注意到段嘉许还站在原来的地方,她又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快点回去。

    段嘉许也朝她摆了摆手,似乎是笑了下,很快就转身离开。

    桑稚用钥匙开了门,走了进去。

    她走进电梯间,按了下上行键,低着头看手机。

    随后,桑稚听到大门又被打开,传来一阵脚步声。她下意识顺着声音看去,撞上了黎萍的眼睛。她一愣:“妈,这么晚你怎么出来了?”

    黎萍看着她,笑了下,淡淡道:“下来扔个垃圾。”

    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段嘉许,桑稚此时心里也没底,没再多问,心虚地点了点头。

    果然。

    下一刻,黎萍又开了口:“我刚看到,你哥朋友送你回来的?”

    桑稚挠了挠头:“……嗯。”

    “段嘉许?”黎萍说,“他不是在宜荷吗?国庆跟你一块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