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藏不住

竹已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万博maxbextx官网注册最新OPPO折叠手机网 www.eichptc.com,最快更新偷偷藏不住最新章节!

    第七十六章 藏不住

    像是回到了那年。

    寒意彻骨的宜荷市, 亮敞的机场, 来去匆匆的人。T3出口外, 忍着哭腔掉泪的少女, 以及眉目温和, 赶来接她的那个男人。

    当时的求而不得, 如今的患得患失。

    在相同的位置, 把当年那些不敢说出来的话,藏掖着的所有心思,那个时候的无地自容, 全部都撕开,暴露出来。

    再一次重现。

    一一地,尽数地, 双手奉上。

    只愿。

    他能够接下她的狼狈, 化为能量,变成盔甲。

    盯着纸条上的字迹看了半晌, 段嘉许抬起眼, 看向桑稚, 声音有些沙哑:“怕我觉得你什么?”

    桑稚抽抽噎噎地说:“怕你觉得我, 很奇、奇怪……”

    在你看来那么小的年纪,应该什么都不懂的年纪, 就对你抱有了这样的心思。在再次遇见后, 故意疏远, 用一个谎言来掩饰另一个谎言。

    是很奇怪的吧,也很莫名其妙。

    小的时候那般靠近你, 对你做出的所有行为,曾要求你别找女朋友的事情,渐渐跟你疏远的理由。

    那些,当时露出的你不曾发现的马脚。

    在此刻,是不是终于也都能找到,解释的原因。

    “不奇怪。”段嘉许伸手,把她的眼泪擦掉,低声哄着,“这个星星怎么折?我拆了之后不会折了。”

    桑稚的眼睛红通通的,接过一条,按着之前的痕迹给他折回去。

    段嘉许跟着照做。

    很快,长长的星星纸,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段嘉许把她手里那颗也拿了过来,又盯着看了好几秒,而后放进口袋里,低喃着:“我可得好好收着。”

    桑稚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没有吭声。

    “那这样算起来,”段嘉许眼眸低暗,牵住她的手,轻捏着她的指尖,“我都把你弄哭多少次了。”

    闻言,桑稚吸了吸鼻子,眼泪又要往外冒。

    “还说不是小哭包。”段嘉许站了起来,又道,“起来,想抱抱你。坐着可不好抱。”

    桑稚再次用手背把眼泪蹭掉,乖乖站起来。

    下一刻,段嘉许弯下腰,把她抱进怀里。他伸手抵着她的后脑勺,轻轻摩挲着,像是在安抚:“怎么突然告诉我这件事儿?”

    桑稚的话里带着鼻音,显得有些闷:“就是想说。”

    “提前过来,”段嘉许声音停顿了下,在此刻才反应过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个吗?”

    桑稚沉默几秒,小声说:“过来找你,顺便说这个事情。”

    段嘉许:“那怎么还哭上了?”

    “……”

    “这回,我可没有你哥造谣出来的女朋友。”段嘉许把手松开,轻笑道,“不过现在,倒是有个真的。”

    桑稚扬起头,盯着他的脸。

    段嘉许垂下眼睫,耐心地帮她把大衣的扣子一个个扣上,声音慢条斯理:“怎么像个小可怜,也不穿厚点。”

    桑稚站在原定没动,只是看着他。

    很快,段嘉许把最下边的扣子扣上。这衣服在她身上,显得又宽又大,就像是小孩偷穿大人的衣服一样。

    他弯起唇角,把她睫毛上还沾着的泪珠擦掉。

    “走吧,回家。”

    ——

    上了车,桑稚从包里拿了片湿纸巾,擦了擦脸。她的情绪缓过来了些,见到他之后,心底的不安也散了大半。

    段嘉许帮她把安全带系上,又问:“怎么突然就提前过来了?”

    桑稚老实道:“因为你不理我。”

    “没不理你。”段嘉许好脾气地解释,“最近事情有点多,忙完都很晚了。我也不想吵你睡觉。”

    “我以为你在躲着我。”

    “……”段嘉许一愣,“我躲着你?”

    “你说要再考虑一下,我也不知道你要考虑什么。”提起来,桑稚的心情又有些不好,“然后你又不怎么理我,我就以为你在躲我。感觉在电话里问的话,你就比较好开口。”

    “……”

    “但如果我当面过来跟你说。”桑稚干巴巴地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你估计就不好意思提。”

    段嘉许明白过来她的意思,气笑了:“提什么?”

    桑稚没说话。

    “想什么呢。”段嘉许发动了车子,语气淡淡,“要不是你爸妈那边不同意,我都想直接抓你去扯证了。”

    “……”桑稚嘀咕道,“你怎么用‘抓’这个词。”

    “这不是怕你跑了。”

    听到这话,一直绷着的那根筋终于松了下来,桑稚瞅他:“那你说再考虑一下,是要考虑什么。”

    “考虑,是在这陪你呆多两年,等你毕业之后再跟你一块回南芜。”段嘉许漫不经心道,“还是现在就过去,先把事情都稳定下来。”

    “……”桑稚怔住了,“你不打算呆在宜荷吗?”

    “嗯。”

    “你要想继续呆在宜荷也行的,咱俩可以商量。”桑稚很认真地说,“你不用什么事情都迁就我。”

    “真没想呆这儿。”段嘉许说,“而且,不迁就你,我还能迁就谁啊?”

    “……”

    “都跟你说了别担心,怎么还因为这事儿哭鼻子。”段嘉许吊儿郎当道,“小姑娘好好学习,还有,每天多粘着男朋友就行,别的事情不用管。”

    桑稚皱眉:“那我肯定得管。”

    “过段时间我会再去你家拜访。”段嘉许把车子开进小区里,话里多了几分正经,“会跟你爸妈说清楚的,别担心。”

    ——

    过来的航班晚,两人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两点了。

    桑稚的精神松懈下来,到了熟悉的环境之后,困意也随之席卷而来。她觉得极其安心,跟段嘉许道了声晚安,便回了房间。

    段嘉许倒是没半点睡意。坐在沙发上,他听着桑稚进了主卧里的浴室里,而后传来若有若无的水声。

    他收回心思。

    想到刚刚桑稚的话,段嘉许从口袋里把那两颗星星拿了出来。他的眼睫微动,起身找了个盒子装了起来。

    而后,进房间,放在床头柜上。

    段嘉许回了客厅,从茶几下方拿了包烟,抽了一根出来,咬在嘴里,拿出打火机,点燃。他靠在椅背上,仰着脖子,吐了口烟圈,神色不明。

    慢慢地回想以前的事情。

    ……

    她喝醉酒,啪嗒啪嗒掉着泪,哭得极为伤心:“我有个,好喜欢的人。但他就是不喜欢我。”

    意识看起来都不太清醒,却怎么都不肯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因为怕被他知道。

    再往前,她偷偷跑来宜荷的那次。

    段嘉许其实对那段记忆的印象不太深了,却还是记得她坐在椅子上,看起来极为瘦弱,呜咽着说:“可是我会长大的。”

    他毫无察觉,只是安抚。

    小姑娘像是觉得难堪,不停忍着哭腔,眼泪却丝毫止不住:“那他,他会喜欢别人的。”

    段嘉许记得那时候的自己,大概是说了一句,等她长大了之后,肯定能遇到更好的人。

    也许是真的觉得难过吧。

    所以回了南芜之后,才会渐渐跟他疏远,就此跟他划开界限。来宜荷上大学,也不曾主动找过他。

    都过了好几年了,依然躲着他。

    段嘉许又想起了他住院的那次。

    隔壁的大爷误会桑稚是他女朋友的话。那个时候,他确实觉得有趣,便附和着也开起了玩笑。

    只当是个玩笑。

    她那几天的情绪都不太好,有时候甚至像是要哭出来,最后只是跟他说:“哥哥,你以后别再这样开玩笑了。”

    当时他还不懂她为什么那么不开心。

    心脏像是被人用针扎,一下又一下,然后灌了蜜进去。

    又心疼,又觉得愉悦。

    点燃着烟灼到了指尖,段嘉许回过神,把烟头摁灭。耳边安静得过分,桑稚的房间里也没了动静。

    他吐了口气,重重地闭了闭眼。

    段嘉许,你真是个畜生。

    ——

    因为困,桑稚这次洗澡的速度很快。她边打着哈欠,边把头发吹干,而后便躺回床上,盖上被子,瞬间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际,她听到玄关处的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没过多久,又传来一次。

    桑稚睁开眼,呆滞两秒,瞬间又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似乎也没有过多久,天还没亮。她睡眼惺忪地爬起来,上了个厕所。想躺回去睡觉的时候,又觉得嗓子发干,渴得有些难受。

    桑稚揉了揉眼,打开房门。一走出去,她就闻到一股极其浓郁的酒味,在空气中飘散开来。

    她渐渐清醒,迟疑地走向客厅。

    客厅的灯没开,只开了沙发旁的台灯,光线看上去有些暗。段嘉许靠坐在沙发上,面容背光,看不清神色。

    桌上放着几个空了的易拉罐,都是酒。

    地上还掉了几个。

    桑稚的脑子还有些茫然,在这夜的迷惑下,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梦境里。她走过去把易拉罐捡起来,迟疑道:“你怎么喝酒了?”

    段嘉许稍稍抬头。

    光线打到他的脸上,显得清晰了些。

    段嘉许眉眼间染上几分醉意,看上去显得轻佻。看到桑稚,他笑了起来,朝她伸了手:“小孩。”

    模样像个祸水。

    桑稚已经很久没听他这样叫过自己了,没太反应过来。但很快,她猜测他大概是醉到什么都认不清,主动说:“我去给你倒杯水。”

    没等她往厨房的方向走,段嘉许就已经握住她的手腕,往怀里扯。

    桑稚猝不及防,倒进他的怀里。

    而后,对上了他,毫无醉意,极为清醒的眼。

    伴随而来的是段嘉许贴到她耳际的唇,带来温热又酥麻的触感。他咬着她的耳骨,身上的酒气不浓,夹杂着他身上的气息,莫名好闻。

    桑稚下意识勾住他的脖子,又觉得痒,忍不住往后缩。

    瞬间被他扯了回去,固定住。

    他的掌心带了热度,从桑稚的尾椎往上滑,停在后腰处。像是带了电流,把周围冷清的气氛也点燃。

    只有他们两个的世界。

    桑稚甚至忘了自己出来客厅的原因。

    像是被他身上的酒味迷醉,她抬起头,轻咬了下他的喉结。

    桑稚能感受到,他的身体似乎僵了下。

    段嘉许抬起她的下巴,盯着她看了两秒,而后重重地吻住她的唇。他的力道很大,动作格外粗野,舌尖扫过她的唇齿,揪着她不放。

    意乱,情迷。

    身体的感知,心上的位置。

    都被对方全部占据。

    良久后,段嘉许松开她的唇。那双含着欲念的眼里,染上几点蛊惑,以及明目张胆的勾引。他开了口,声音低得发哑:“小孩。”

    桑稚抬眼看他,下意识应了声。

    喊她的这声,跟从前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样。带着极为强烈的调情意味。

    “跟哥哥做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