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爸,借点钱我!

晨星LL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万博maxbextx官网注册最新OPPO折叠手机网 www.eichptc.com,最快更新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最新章节!

    “爸,借点钱我!”

    内城的豪宅。

    急匆匆赶到家的希德刚一进门,便对上了儿子期盼的视线,脸上当即浮起感兴趣的表情。

    嘿。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往日这狗儿子都是张口要钱,今天怎么突然用借这个字了?

    他不在意儿子在外面怎么花钱,他的家产光靠花钱是败不完的,只要他儿子睡姑娘的时候注意一点,别哪天突然给他带个野孙子回来就好。

    谁没年轻过呢?

    他年轻时也爱玩,成家以后才稍微收敛一些了,毕竟他老婆家里的身份也不低,多少还是得顾忌一下彼此的脸面。

    “多少?”

    “一千万!”

    一听到一千万这个数字,希德旋即拧起了眉头。

    一千万什么概念?

    用工资算,巨石城五十多万人得憋着一口劲干上两三个星期!而就算用产值算,也得那些牛马们憋着劲干上至少一整天!

    虽然筹码对他来说是数字,但到底不是废纸。毫无疑问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就算他拿得出来,也不能任由儿子这么败家。

    “你找管家拿20万去先花着,不够了再找我要。”

    见老爹误会了自己,库米特顿时急了,跺了下脚说道。

    “爸!我真有急用!你要是不信我,我可以写借条!”

    希德瞪着他说道。

    “你小子是不是又惹出什么麻烦了?你老实交代,别特么又自己拿主意!”

    库米特嘿嘿一笑。

    “不是,什么麻烦啊,我是那种人吗?老爹,实话告诉你,我是发现了一个赚钱的机会!”

    赚钱的机会?

    希德差点儿笑出声来。

    别人不懂他儿子,他可太懂了,这家伙手上根本就留不住钱。

    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希德耐心地说道。

    “你小子啊,有时候单纯了点,在外面多长个心眼,别让人骗了。告诉你老爹,哪个混球跟你画的饼?”

    库米特哭笑不得地打开了老爹的手。

    “什么啊!我都说了发财的机会!那个基修,你知道的吧?他从理想城回来了!”

    “基修?你是说……墨尔文的二儿子?”希德花了点时间才想起那个混小子的名字。

    老实说,他对那小子的印象并不太好,做事儿太莽撞了,说重一点就是不经大脑!

    明明可以雇两个亡命徒把一家人解决了,却偏要自作聪明地去放火,还和头猪一样自己动手,简直太不懂事了。

    好在那小子有个聪明的老爹,第一时间把他送出了城,先是摆平了民兵团那边,又找了个替罪羊出来平息外城居民的怒火,算是把这事儿了结了。

    他们确实可以不把明面上的那套规矩当回事儿,但明面之下还是有一套不成文的规矩要遵守的。

    真要是什么规矩都不讲,那不成掠夺者了?

    如果不是看在那小子父亲的面子上,希德说什么也不会同意自己的儿子天天和那家伙混一起。

    当然,考虑到基修在理想城待了五年,说不定在墨尔文那老狐狸的帮助下在当地打下了自己的基本盘,还是值得给个面子投资一下的。

    他打算找个机会把自己的小儿子也送过去,提前打好关系,去了那边也好有个照应。以后弄到了大笔的Cr,他也想去那里放松两天,体验一下另外一种奢靡的生活。

    想到这儿,希德心中有了计较,松口说道。

    “……去管家那儿领两百万筹码吧。”

    库米特顿时失望地垮起了脸。

    “啊?才两百万……”

    “你还嫌少,”希德气咧咧地拍了一把这不知好歹的小子的后脑勺,“你是没当过家,不知道钱有多难赚!两百万拿去花,借条就别特么写了,你给老子立个字据就行,亏完了滚去理想城读书!现在机会这么好,航班能直飞了,好歹给我学点东西回来!”

    库米特瘪了瘪嘴。

    老实说,他真没觉得钱有多难赚。

    他的好哥们儿是巨石城银行行长的儿子,大老板维佳的儿子是他狗腿子,对他来说赚钱不是分分钟。

    而且基修把计划制定的很详细,他们有一套详细完整的方桉,能够把S币的价格炒到天上去!

    不过时间就是金钱,两百万就两百万吧。

    等他把这两百万变成四百万,甚至四千万,四个亿……相信这个蠢货老爹一定会对他刮目相看!

    就在库米特做着发财美梦的时候,希德已经去了妻子邦妮那儿。

    推开门走进化妆间,他一把抱住了那个正坐在梳妆台前、由侍女伺候着梳头的女人。

    虽然已经四五十的年龄,但因为保养不错,再加上彷生学的科技,她看起来和年轻的时候几乎没有多少变化,只是眼角多了些澹澹的纹。

    若是废土客,到了她这般年纪,多半已经埋土里了。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邦妮的脸颊微红,看了身旁侍女一眼,示意她先出去,顺便把门带上。

    希德却不在意旁边是否有人,反正那丫头的味道他也不是没尝过,喜笑颜开地亲了老婆一口。

    “亲爱的,我们要发财了!”

    邦妮嗔怪了一声。

    “发财?我们不是已经很有钱了吗。”

    “会更有钱!”希德坐在了一旁沙发,得意洋洋地将他和李斯特就债券一事达成的协议和盘托出。

    李斯特同意用“原价”将一半的蛋糕让给他,并且给了他专业的建议,提议让他长短债各配置一半。

    他认购了五亿的短债,和十亿的长债……虽然起初他是打算十五亿全部认购后者的,毕竟85的发行价买到100筹码听起来更诱人,但考虑到自己也得让李斯特赚点,所以就欣然地点头同意了。

    85的发行价,换而言之他只用8.5亿筹码就能买到10亿筹码的债,并且每年联盟会支付给他四千万筹码的利息!

    当然,他惦记的不是那每年四千万筹码的利息,只有穷人才会指望银行给的那点利息。

    他会用一个合适的价格,比如13亿或者14亿,把总共15亿的债拆分转手卖给巨石城里的那些商会、工厂主。

    毕竟自己吃了肉,也得分他们一口肉汤喝。

    而从联盟赚了钱的工厂、商会现在有的是钱,一定会对这个增值的买卖感兴趣的。

    他们会喝这口汤的。

    而且必须得喝!

    想到这儿,希德不禁为自己天才般的心计得意了起来。

    这一进一出就是一个亿!

    靠着吃利息得吃上两年半才能赚到的钱,他只需要动动手指头,一瞬间就能赚到。

    像李斯特那种本本分分开工厂做买卖的老实人,对真正的“力量”根本一无所知!

    “我总觉得不太对劲,李斯特为什么要把这种赚钱的机会给你?他是个新贵族吧?”听完了丈夫的话,邦妮还是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说白了,她不信任废土客。

    就算废土客靠着钱混到了内城贵族的身份,他们的血液也是流淌着肮脏和原罪的。

    希德一点儿也不意外自己妻子的顾虑,像她那样的花瓶是不可能接触到外面的黑暗的,自家的窗户朝外望去根本看不到哪怕一寸的废土。

    但他却清楚的很。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外面的废土客有多绝望,而对内城的生活又是多么的渴望。为了那张黑卡,他们可以卑微到尘土里,把尊严和心脏摘下来扔进油锅。

    “是的,他是个新贵族,他的黑卡甚至还是我帮他弄到的,但内城真正核心的权力仍然与他无关。我能拉着一半的贵族跟我一起投票,但他还得琢磨那些人情世故,问我投票的时候该站在哪边才不会莫名其妙地得罪谁。想要在内城站稳脚跟,他就必须得依赖我们,依赖我们的家族,依赖这栋大厦盘根错节的血管!你可以理解为,他就是我们家养的一条狗。”

    看着丈夫充满自信的眼神,邦妮的心中稍稍放松了些,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个家就靠你一个人撑着,你也别太累着了。”

    她不懂那些复杂的东西。

    她的父亲将她保护的很好,只是看着侍女脸上偶然露出的忧愁、和心上人写信时表情的苦涩、以及面对自己时的诚惶诚恐,她还是能大概猜到外面的人过的其实并不好。

    搂着妻子的腰,希德信心十足地说道。

    “放心,你的丈夫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是一群人——一群在一无所有的废墟上开创了一片新世界的高尚者们的后裔。而我们的对手,只是几只脑子被冻坏了的地鼠,和那些捡垃圾吃坏了肚子的废土客们。”

    “他们根本不懂什么叫真正的权谋,我们将他们看的一干二净,而他们甚至不知道我们手上有几张牌。”

    “我们必不可能输!”

    ……

    “哈哈哈!那群蠢猪!您不知道,当我告诉希德那蠢货,他可以用90枚筹码买到100枚债务的时候,那张脸上的表情究竟是何等的精彩!原来一个优雅得体的男人,真的可以在一秒钟的时间从人变成猪!”

    曙光城的某栋宅邸,

    李斯特的脸上带着得意且放肆的嘲笑。

    他绘声绘色地和楚光描述着,他在宴会中是如何将那头贪婪的肥猪骗进自己编的笼子里,一步一步引诱它自己把绳子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楚光面带笑容地听着,轻轻鼓了鼓掌。

    “精彩。”

    “您过誉了!”

    收敛了脸上轻浮的笑容,李斯特微微颔首,恭敬地继续说道,“我的演出再精彩,也只是台上的一名演员,比不上为我设计整个舞台的您。”

    “你就别谦虚了!拍我的马屁也不会有任何好处,”楚光笑了笑,继续说道,“东西带了吗?”

    “在这里。”

    李斯特轻轻拍了下手。

    很快,他的心腹韩龙推开门,拎着两支大号的手提箱从书房外面走了进来。

    在他的老板李斯特的示意下,他将手提箱平放在书房一侧的空桌上,打开了锁扣。

    只见手提箱内赫然躺着一枚枚黑白相间、印着皇冠纹路的筹码,而这些筹码的面值都是一万。

    李斯特看向楚光,恭敬地说道。

    “请您过目。”

    楚光看了一眼身旁站着的吕北。

    “你去数一下。”

    “是!”

    吕北干净利落地点头,走向了那两支手提箱。

    虽然楚光知道李斯特肯定把筹码数了一遍又一遍,并且万万不敢骗自己,但让吕北去走个过场可以让他安心。

    而吕北还是和以前一样,对自己交代的任务一丝不苟,认认真真地逐一清点起来。

    看着那全神贯注数钱的小伙子,李斯特的表情放松了些,笑着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楚光。

    “按照您的吩咐,我将一半以上的债券转手给了巨石城中有名望的贵族,不出意外他会将这些债券转卖给巨石城的工厂。”

    如果说上一轮通胀带来的结果,是巨石城的社会财富向掌握权力的贵族和掌握生产资料的商人们的手中集中,那么这一轮由次级债务产生的通胀,将会让掌握生产资料的商人也开始品尝到那“甜蜜的苦果”。

    那些商人是最狡猾的。

    他们贪婪地享受着温泉一般舒适的池水,但在水热到烫屁股的时候却会最先警觉起来。

    因此在必要的时候,他们会拉着不太聪明但足够强势的贵族,一起面对外来的威胁。

    所以想要收割他们得多花点心思,把割肉的刀子先卖给内城的贵族,借他们的手去干这件费时费力的活儿。

    总共三十亿的债务只是开始。

    不管是李斯特还是楚光,可都没向巨石城承诺过,这是他们从巨石城借的最后一笔钱,并且不会用新债去还旧债。

    “其实我有一件事情不太明白。”李斯特忽然开口问道。

    “什么事?”

    “联盟在巨石城是有账户的吧?”李斯特疑惑地看着楚光问道,“反正筹码也得带去巨石城交易,为什么不直接转账呢?而是一定要用现金?”

    楚光笑了笑,随口说道。

    “因为这笔钱就不是用来买东西的,是钓鱼的饵。在这场游戏里,我们只能保证自己的信用,别人就很难说了,所以我需要一部分场外的现金,来兑现我们的承诺。”

    楚光看向了桌子上的手提箱。

    按照他的吩咐,李斯特让希德预先支付了2000万筹码的“定金”,并且是现金交易,然后派人将筹码送到了联盟。

    没有人敢问希德取钱做什么,而两千万又卡在一个不大不小的金额上,因此巨石城银行不会提前察觉到风声。

    这两千万一半是支付巨石城银行的债务,另一半是给墨尔文看的,告诉那家伙,联盟连明年的本息都准备好了。

    所以别想着拿债务要挟联盟让步!

    墨尔文是个聪明人,一定会意识到本币赚的太多等于喝了一肚子泡沫,必定会利用债务向联盟施压,要么提出放开筹码和银币的自由流通,要么要求联盟帮他给过剩的泡沫找个新去处。

    不管是允许筹码过桥兑换成Cr,还是允许筹码对雄狮王国的粮食和西洲市的矿产资源定价,这些都是能够达成目的的手段。

    不过楚光不可能让那条狡猾的狐狸顺利跑掉,甚至还打算借这个机会让他们陷得更深。

    墨尔文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大股东这么猴急,已经迫不及待地替联盟还上了年底的本息,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捅了自己一刀。

    李斯特似懂非懂地点头。

    “那剩下的钱呢?8.3亿筹码的现金可不好弄出来,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巨石城银行肯定会盯上这笔钱,就算让希德先取出现金,恐怕也不太容易。”

    楚光笑了笑说道:“不用带出来,我要那么多废纸干什么,我们会用这笔钱买一些东西,一部分用于回购打折的债务,一部分用于购买生产资料,到时候说不定还需要你帮忙。”

    李斯特感兴趣地问道。

    “买什么?”

    楚光并没有透露给他,只是言简意赅地说道。

    “巨石城银行放给我们的那笔5.1亿筹码中长期贷款不能买的东西,都可以用这笔钱买。我们的工业部和经济部列了一个清单,这份清单刚刚讨论出来,我可以告诉你这东西存在,但不会提前告诉你上面的内容。”

    因为这对其他竞争者而言是不公平的。

    李斯特打算把巨石城卖个好价钱,楚光会让他拿到应得的好处,但仅限约好的那部分。

    联盟未来的规划,那是另外一件事。

    李斯特立刻懂了楚光的意思,随即不再细问,放松地笑了笑,不着痕迹地岔开了这个危险的话题。

    “行吧,需要用我的时候说一声……不过话说回来,你们的效率可真高,一场会就达成了共识,内城的贵族老爷们能为谁多吃一口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儿吵上一个星期,该慎重一点的时候却又快的不行。”

    “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看着向自己点头的吕北,楚光笑了笑,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和同样起身的李斯特握了握手。

    “不过我保证,他们人人有份,该他们吃的一口都不会少。”

    郑重地回握着那坚实且充满力量的钢铁,李斯特也笑了笑,毕恭毕敬地回应道。

    “很荣幸为您效劳!”

    ……

    就在巨石城的高层与联盟的高层互相勾心斗角的时候,三日的庆典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尾声。

    过了今晚,大家的生活就得回归日常的轨道,重新开始上班了。

    不过并没有多少人感到遗憾。

    反而对明天充满了期待。

    因为从明天开始,他们只用上八小时的班,老板不但不会扣他们的工钱,还会给他们发更多的薪水。因为联盟要求他们的老板配合,不配合就收拾东西滚去邻居那儿。

    比起一个增长迅勐、潜力无限的市场,增加的那点儿人工开支又算得了什么呢?

    聪明人都会做这道数学题。

    另一边,在方长的帮助下,多莉已经完成了她的专栏。

    然而就在她兴冲冲地正打算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她的老板哈尔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老板从巨石城过来了。

    而且还是带着一大帮子员工一起,灰头土脸地背着行李,一副被扫地出门的模样。

    菱湖边上的家门口。

    听完哈尔的解释,多莉睁大了眼睛。

    “报社被解散了?!”

    哈尔心虚地看着一脸吃惊的多莉,小声地说道。

    “……不是我要解散的。”

    “我知道……可是,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多莉愤怒地捏紧了拳头。

    她为了写那个专栏,几乎整个庆典都在曙光城的街上东张西望,甚至都没好好享受这场庆典。

    结果当她做完了所有的一切,自家那个没用的社长却告诉她工作没了?!

    哈尔缩起了脖子,心虚地说道。

    “我想着反正要来这边了,就想着当面告诉你……话说你的胳膊好了?恭喜,挺适合你的。”

    心烦意乱的多莉按着眉心,并没有被他岔开话题,仍旧在为报社关门的事情耿耿于怀。

    “可是……可是……报社不是联盟投资的吗?”

    哈尔叹了口气,看着试图做最后挣扎的多莉说道。

    “是的,但联盟的使馆不可能为了我们一家报社向巨石城施压,这是他们的内部事务,联盟不想为这点事情小题大做……当然,碍于联盟的面子,巨石城也没为难我们,让我们把东西都带走。除了窗户和门实在带不走,能带走的我都打包带回来了,包括你的办公桌。”

    多莉愣愣地看着他。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哈尔神色略微复杂,望向了西边落下的夕阳。

    “我打算带着同事们去落霞行省,在那里重新办一个幸存者日报,从雄狮王国开始拓展业务。当然……如果不愿意去那么远的地方,也可以在曙光城,这儿也有《幸存者日报》,我和这边的总编谈过,他们欢迎我们。”

    曙光城的《幸存者日报》他看过,并没有自己在巨石城办的有意思,毕竟和豪斯先生拌嘴是需要一点水平的。

    联盟大多数有文化的人都会找个条件更好的单位,而报社的盈利能力有限,编辑岗位通常开不出太高的薪水,因此他们写出来的东西大多都是大白话,少了一些幽默风趣。

    不过,他们的未来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

    毕竟广告的价格会随着经济规模的增长而增长,在这里好日子总会卷顾到认真做事儿的人头上。

    《幸存者日报》发源于巨石城。

    但他们的使命已经结束了。

    交代了以后的事情,哈尔没敢留下来蹭饭,小心翼翼地再次说了声抱歉便走了。

    看着一脸失魂落魄从玄关回来的多莉,方长轻轻拍了拍她肩膀,安慰说道。

    “没事的……”

    “可那是好不容易写出来的新闻稿……”多莉的眼中咀满了泪水,心中说不出的委屈。

    联盟的方法她认为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如果改善工人们的工作环境,让巨石城的居民们也富裕起来,一定会有更多的新鲜事物自发地涌入巨石城,并且因为大伙儿们千奇百怪的想法变得更加丰富。哪怕无法回到美好的繁荣纪元,也能让大家的生活比昨天更好一点。

    她不喜欢内城的贵族老爷们,做过情报贩子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些人有多丑陋和肮脏。

    但如果可以让巨石城的人们生活的更好一点,她愿意放下微不足道的仇恨,将她在联盟看见的好东西刊登在报纸上,哪怕有些只是一些片面甚至于幼稚的想法。

    有人设想,有人完善,有人尝试,三个人能做的事情总会比一个人能做的更多,没有人一开始就能拿出十全十美的办法。

    然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她正打算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幸存者日报》却被迫关门。

    比讥讽和嘲笑更恶毒的侮辱,是彻彻底底的不在乎。

    “是不是觉得很讽刺?”方长轻轻咳嗽了一声,忍不住调侃了一句,“一肚子坏水的大灰狼被奉为座上宾,聪明伶俐的搜查官小姐却丢掉了心爱的工作——嘶,你属猫的吗?!”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多莉已经扑上去用牙咬了。

    “你还在调侃我!”

    看着那盈满眼眶的泪水,方长忽然感觉有些心疼,虽然玩家并没有痛觉这种东西。

    他伸出手,轻轻抱住她,摸了摸她的头。

    “抱歉。”

    “你又没有干坏事儿,你不需要道歉!”

    眼眶咀着泪水,多莉倔强的用力吸着鼻子,嗓音低沉沙哑的令人心疼,“你早就猜到会变成这样的……对不对?”

    方长轻轻叹了口气。

    “如果说没有意料到那肯定是假的,但这么快确实出乎了我的意料。”

    多莉用令人心碎的目光看着他。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

    “背后的理由也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可能只是某天哪个贵族心血来潮从平民的报摊上捡了一张。他们往常不太爱看那东西的,就像他们平时不会去尝兑了水的啤酒,但尝过一口,他们会皱起眉头……所以这不是你的错,没必要为不值得的人难过。”

    不想让多莉太难过,方长继续安慰着她。

    “另外,即便抛开报纸的事情不谈,和你一起在曙光城的大街上东张西望,探头探脑地打听联盟崛起的‘秘方’,对我而言还是挺快乐的。”

    这种简单的快乐,在信息化的时代反而没那么容易获得。

    在现实中,他想要了解一件事情简直太容易了,只要动动手指或者打几个电话就能知道。

    “……可是我们的努力已经没有意义了,”多莉低着头,“我的专栏……不会刊登了。”

    “怎么会呢?我不是说过吗,哪怕是和你并肩躺在草坪上数星星都充满了意义,何况这些天我们做了那么多事情,有没有意义不应该由没做过这件事情的人来决定。”

    看着那迷茫懵懂的双眼,方长握了握她的小手。

    “试着给联盟的《幸存者日报》投稿如何?”

    “他们不在乎的我们在乎,他们在乎的我们觉得没那么重要,相信《幸存者日报》的总编一定会被你细致入微的调查打动。我们需要你的眼睛,发现藏在我们之中的‘纳果’,和其他我们暂时还没发现的隐患。”

    那迷茫的色彩渐渐重新焕发了光芒。

    很高兴能看着她重新振作起来,方长温柔地笑了笑,用很轻的声音开了一句无伤大雅的玩笑。

    “……如果就这么放弃也太可惜了。”

    “我还等着温柔善良的多莉小姐赚钱养我呢。”

    ……

    从李斯特的家中出来之后,楚光吩咐吕北带着近卫兵团的弟兄,把筹码送去财政部那边,而自己则去了玩家们扎堆的菱湖北街,打算看看他的小玩家们又整了什么新活儿。

    而就在他路过玩家们自建社区的时候,却恰好遇见了刚从方长家里出来的哈尔。

    还没想好该怎么解释,哈尔本来是想躲开的,却见楚光已经看见了他,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打了声招呼,在楚光询问之前,便把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低着头不敢看管理者的眼睛,哈尔小声表示了歉意。

    “抱歉……我辜负了您的期望,把报纸办黄了。”

    看他那战战兢兢的样子,楚光倒是恰好心情不错,笑了笑说道。

    “我有和你说过,我的期望是什么吗?”

    哈尔微微愣了下,眼中浮起迷茫。

    死活没想起来,他挠了挠头。

    “是什么?”

    “什么也没有,我只是让你去做这件事情,没规定你必须把它做成什么样。不过现在看来,这笔投资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成果,你的选择和决定让我感觉物超所值。”

    看着这个一头雾水的小伙子,楚光笑着说道。

    “在落霞行省开报社是个不错的主意,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回去之后记得替我和你父亲问好。对了,吃饭了没?”

    哈尔回过神来,肚子咕了一声,红着脸摇头。

    “没……”

    “那正好一起吧。”

    哈尔闻言一愣,随即受宠若惊地连忙摆手推辞。

    “那,那怎么好意思。”

    楚光哈哈笑了笑,拍了拍他肩膀,开了句玩笑说道。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你到清泉市的第一顿饭不就是我请的么,那会儿也没见你多不好意思。”

    哈尔干咳了一声。

    “那不一样……那是饿的。”

    而且当时哪能和现在比!

    联盟早已经成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连他的父王都得对联盟的管理者毕恭毕敬。

    更何况是他。

    “就当临走之前的饯别!等去了沙漠,记得告诉那儿的人们我到底长什么样,别再对着那张画凭空想象了。”看着还在不好意思的哈尔,楚光笑着催促了一句,“走了,喝酒去,别磨磨叽叽的!”

    再推辞就显得不给面子了。

    哈尔哭笑不得地点头,被楚光拉去了烧烤摊上。

    不少避难所居民都在这里。

    他们对于管理者的到来没有太多意外,大多数人仍在忙活着自己的事情,只有一些无所事事的乐子人上来“请安”。

    不过哈尔能看出来,他们编出来的那些油腔滑调的头衔,并不是真的将这位大人视作高不可攀的存在,也没有阴阳怪气讽刺的意味儿,仅仅只是希望通过这种行为艺术引起他的关注。

    可这有什么好处吗?

    其实他们心里知道,管理者并不会因为他们“拍马屁”而偏袒他们的吧?

    哈尔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只是好奇地观察着那些避难所居民们,对于一直待在巨石城的他来说,这儿的一切都充满了新鲜。

    入夜之后,人声更是鼎沸,甚至奏起了悠扬的音乐。

    这里的人们似乎在庆祝着庆典的最后一晚。

    他们把裂爪蟹肉和面粉揉成一团撒上香料做成肉饼,把桌子拼在一起分享胜利的美酒和关于冒险的故事。

    他们似乎永远不会疲倦。

    根本不把废土放在眼里。

    油滋滋的香味儿比啤酒的泡沫更让人迷醉,而更让人挪不开眼的是那升腾的篝火和篝火前翩翩起舞的舞姿。

    而把他带来这里的管理者,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不小心喝多了的哈尔,迷湖地盯着眼前愈渐朦胧的世界,嘴里轻轻哼起了他现编的打油诗——

    “张灯结彩一片好,鬣狗也去凑热闹,贪嘴抢进油锅里,哭的哭,笑的笑。”

    等着瞧吧。

    那些傲慢的家伙。

    一想到去了沙漠以后,就欣赏不到那些趾高气昂的老爷们哭丧的表情了,哈尔忽然有些舍不得这里了……

    ——

    (更新太多,键盘都给敲坏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