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祖巫娃,祖巫娃,一棵树上十二个瓜

夕山白石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万博maxbextx官网注册最新OPPO折叠手机网 www.eichptc.com,最快更新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最新章节!

    “称呼,不过是一个符号而已,只要能够进行区分就行,纠结这种旁支末叶,非是智者所谓。”

    她很快又回到了那高人的风范当中——总不能说当初自己的师尊给她说这些的时候,她压根就没想过为什么是龙凤小时代, 而不是龙凤麒麟小时代吧?

    “赵小姐教训的是。”洛式微笑。

    赵无眠清了清嗓子,正好灵茶煮好了,便花里胡哨地展示了一番茶艺。

    她小抿了一口灵茶,润了润喉咙,才轻描淡写地说道:“龙凤小时代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一群神兽为了争夺地盘而相互斗争,最后双双死绝, 我们来说说十二祖巫的来历。”

    在苍蓝,十二祖巫并非自盘古的血肉而生小洛sir倒是想听听新的版本是什么。

    “相传,在龙凤小时代时期,元凤与始麒麟曾在大地上有过一次天崩地裂的战斗,那一场战斗,让大地四分五裂,深海海水倒流,淹没四周。就在此时,西牛贺洲之中,有一处裂缝出现,一名上山砍柴的樵夫无意中深陷其中,坠落深渊”

    “咦,龙凤小时代就已经有人族了吗。”小洛sir不禁眨了眨眼睛。

    ——为什么又是这种细节问题我从前听天尊老师讲故事的时候都没问的好不好!

    不过这个问题赵小姐能答,她底气十足地不屑道:“人族自古以来就有,娲皇时代结束, 新时代诞生,万物自然生长,当然也有人族!不过人族初期人口极少, 自身又无比孱弱,才让神兽统领的天空,大地与海洋只是你才疏学浅罢了。”

    “那位樵夫后来如何了。”小洛sir淡然一笑。

    赵无眠扇子摇了摇,“后来那樵夫被困在大地深渊之中,将死之际,却走到了一株混沌神树之前,只见四周神光闪闪,树上不多不少,正好结了一十二个的先天灵葫芦!那一十二个先天灵葫芦生命之气浓郁,葫芦之中暗藏一个個灵胎,樵夫不敢亵渎,只是折了一些树藤,吸取树汁,以此为生”

    小洛sir神色渐渐古怪一十二个葫芦,樵夫?

    但听书不打岔。

    “樵夫知道那一十二个葫芦都是天赐神物,于是便打定主意,看守这一十二个葫芦,直到里面的生命孕育成功。那段时间,樵夫因为每日饮用神树汁液的关系,身体不断改善,寿元不断增加, 樵夫虽然不懂得修炼之法,去也因神树而埋入了一种深不可测的境界。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忽然某一天,第一个葫芦呱呱落地,化作一孩童。那孩童兽头人身,身披红鳞,耳穿火蛇,犹如火焰之子,后来樵夫将其取名为祝融。”

    小洛sir只是眨了眨眼睛,葫芦娃里能喷火的是几娃来着

    “不错,这个最初诞生的怪孩,便是日后的祖巫祝融!”赵无眠此时轻笑了声道:“至于那剩下的一十一个葫芦,也各自在那之后落地,等它们长大之后,便是巫族时代的十二祖巫了。”

    小洛sir也不得揉了揉眉心,巫族时代的剧本真的是阿赖耶执笔的是有多任性才将十二祖巫写成是葫芦娃哦?

    不过天生各种神通这一点倒是有些相似。

    “我有个问题。”小洛sir想了想。

    赵无眠道:“我知道你疑惑什么,你是在奇怪,既然十二祖巫是自混沌葫芦神树诞生,那么又是如何成为巫族的祖巫,甚至开创了巫族时代,是吧?”

    小洛sir道:“我想知道那位樵夫。”

    “”赵小姐只当做是根本没听见似的,“其实,所谓的巫族,也不过是从人族当中分裂出来的部落!当初,一十二位祖巫长大之后,在大地上行走。当时龙凤麒麟三族衰败,妖族开始成为天地间的主角,而人族在妖族面前,犹如牲口,十二祖巫惜当初樵夫的照料之恩,便施展神通,救下人族,后来被救下的人族,便遵十二祖巫为主,并且放弃人族身份,自称为巫这便是最初的巫族的起源。”

    “樵夫”

    “虽然自称是巫族,但也不过是普通人族而已。”赵小姐摇着扇子就不看小洛sir,自顾自地道:“他们在妖族之前是何等的渺小?十二祖巫便将自身精血赐予了一些巫族,让他们能够掌握部分的神通,经历了许多代的繁衍之后,十二祖巫的血脉也就因此流传了下来。”

    “祖灵殿?”小洛sir已经熟悉了这位赵小姐的打开方式了。

    “嗯,我正要说的就是这个。”赵无眠满意似的点点头,“祖灵殿,其实是十二祖巫耗费了无数时间与心力,所打造出来的一处传承殿堂。在哪里,拥有当初孕育处十二祖巫的混沌葫芦神树。那神树自从结下了一十二的先天灵葫芦之后,就再也没有结出相似的葫芦了,但它能结出另外一种神果,只要吃下一枚神果,即便是普通人,都会拥有不可思议的神通之力,如果是本身就拥有神通之力的异能,更是能让人的异能得到质变理论上,只要是进入过祖灵庙,得到神果的人,都会拥有成长成为与祖巫一样强大的潜力,但每一个人只能服下一枚神果。”

    “”小洛sir想了想道:“这种神果会给人带来副作用吗,比如说吃下之后就不能碰水之类。”

    “水?”赵无眠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我从未听过,再说既然是无上神果,得天地造化,怎会有什么副作用?”

    “也是。”小洛sir微微一笑,“祖灵殿的来历,还真是让人意外。”

    赵无眠此时正色道:“好了,关于祖灵殿的来历我已经告诉你了,甚至连历史的正文也告之你不少。俗话说礼尚往来,你是否应该告诉我归神墟与初生之谷的详细。”

    “归神墟”小洛sir此时眨了眨眼睛,“我没有参与。”

    “初生之谷呢?”赵小姐强忍着不爽。

    小洛sir想了想道:“我在初生之谷基本上全程打酱油,都是维加先生在主导,也没参与多少啦。”

    “你就这样与我合作?”赵无眠瞬间冷笑,“从来没有人能从我身上白嫖好处。”

    小洛sir随意道:“赵小姐放心,我是带着诚意来的。”

    说着,小洛sir手掌轻翻,掌心中便出现了一个古朴的四方木盒子盒子推到了赵无眠的面前。

    “这是什么。”赵小姐也不是没见过好东西,此时只是皱了皱眉头,神色淡然。

    “这是我在初生之谷中无意中得到的。”小洛sir此时正色道:“在一处娲羲祖庙当中。这盒子,传说是伏羲大神所留下。”

    赵小姐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小洛sir,她无法分辨真假但四方盒子触手间,她却能够感受到这盒子来历的不凡之处。

    “这盒子,竟是建木所造?”赵无眠心中一动,稍稍惊讶道:“我曾在师尊的宝库中见过半截的上古建木,成色甚至没有这盒子上的好。师尊也一直没想好要用那半截建木来造什么,所以才一直留存,足见建木的珍贵之处”

    装东西的盒子都是神级材料了,里面装的东西一个,木鱼?

    “伏羲大神留下的为什么会是一个木鱼?”赵无眠不可思议道:“而且还是这般的粗制滥造这最多只是普通的柳木而已!”

    “是啊,真是很奇怪。”小洛sir叹了口气:“可能是我才疏学浅的关系,所以无法勘破这个木鱼的玄机吧。”

    “这木鱼,真的是装在这个木盒子的?”赵无眠淡然道:“你确定不是你换进去的?”

    小洛sir正色道:“赵小姐若是不相信的话,可以用任何一种你喜欢的方式来让我进行保证。”

    “好,我信你这次。”赵无眠点点头。

    木鱼先不论,但是盒子本身就已经价值无穷道纹是肯定抵不上的,但顶个一两千道韵还是没有问题。

    她给阿飞二次觉醒,亏了不少,这盒子正好可以回一些血,以后不管是献给老师,还是说拿出来拍卖,总能将道韵给变现回来。

    至于这木鱼娲皇时代怎么会出现佛家的东西,要不要拿去给老师看看?

    于是,作为资本家的赵小姐瞬间忘记了所有的不快,相当爽快地与小洛sir签下了互惠互利,合作无间的口头协议。

    “关于祖庙的开启,等时候到了,你自然就会知道。既然伱手中也持有祖庙令牌,那么届时也少不了你,放心吧,我也坑不了你的。只是现在确实是时候未到,哪怕我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能得到赵小姐的应允,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小洛sir礼貌一笑,“按照我所说的,再给阿飞来一次周天阵法,就能觉醒他二次觉醒那么,我今日就不打扰你了。”

    赵无眠没有送人。

    小洛sir离开之后,赵小姐连忙取出了一面镜子来,对照自己四周来来回回地照了好久这镜子能够照出一切隐匿之物。

    “看来是真的走远了。”

    赵小姐满意地将镜子收回,轻笑了声道:“也不知道是真的聪明还是蠢,一个口头协议而已,真当那么简单就与我合作了么?”

    她摇了摇头,知道对方其实也是不会在意这种口头协议的,只不过谈生意都这样,利好的时候,就比任何的契约都要稳固。

    “真的再来一次周天星斗,就足够阿发二次觉醒?”

    对此,赵无眠深表怀疑不过反正阿飞只要一直不觉醒,她都会继续投入——投都投了这么多了,根本没有止损的余地!

    石阶之上,广场之上,只见一个个后羿部的巫民紧邻排座他们伸出双手,震动着身体,口中发出了呜哇,呜哇之类的声音。

    这是某种祈祷之词。

    对于巫族语言有着不少研究的宋教习,此时一边仔细翻译着的同时,还不忙用相机将这里的一幕给拍摄下来。

    尤其是作为这次主祭的嫦娥,从她的服饰,巫舞,仪式的细节步骤,是一个都不愿意错过。

    这广场中,甚至还有几名巨人,此时也一同进行祈祷祭祀,应该是夸父部过来的人但这几个巨人之中,似乎都没有夸父部的首领夸父别的部落的首领也几乎不见。

    甚至乎大巫后羿,也不在这场仪式当中。

    镜头移动,忽然只见,将一张鬼面照入了镜头之中,宋教习怔了怔,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却见那道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那人似乎是赵无眠带来的”宋教习不禁沉吟。

    一道人影悄然而至。

    “为承天祭祝,跪拜与地,叩请祖灵时逢与天,请天保佑,欲其生惧其痉挛,攘除灾难,顺喜康泰”

    宋教习愕然地转过了身来,小洛sir此时安安静静地站在了她的身边。

    他轻声道:“我翻译得还可以吗他们的祷文。”

    “还行。”宋教习不禁皱了皱眉头,“不过,我给你的那两本语法笔记,可没有这么复杂的结构别跟我说,你就这短短几日的时间,就反向推导了出来。”

    “好像要进入下一节的仪式了。”小洛sir忽然说道。

    宋教习连忙举起了相机来,一阵的连拍拍着拍着,心就已经不在镜头上了,她很少会在本应该专注的工作领域之中分神的。

    “不要想太多。”小洛sir低声道:“离开遗迹之后,是解除聘请也好,是别的什么也好,至少现在我们还在遗迹当中,我就还是你的助手。”

    宋教习忽然停下了手来,很是认真地看着小洛sir,沉默半响才缓缓问道:“这算不算是主动道歉?按理说,无缘无故发难的是我,你为什么要主动道歉?你是认为我是那种不讲道理就发作的女人?还是你以为,不管我刁难了你什么,只要你主动先道歉,问题就能解决?好像男人都喜欢这一套来着”

    小洛sir眨了眨眼睛道:“那宋小姐以为,我应该做什么。”

    “你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宋樱2.0此时缓缓地吁了口气,却是深深地鞠了一躬道:“对不起,该道歉的人应该是我我当时,心情有些不好,所以才对你发难的。”

    至于为什么心情不好,小洛sir并没有去问。

    他只是善意地提醒道:“这一节的仪式快要结束了。”

    “啊!”

    只见宋教习此时急忙忙地又举起了相机来此时的她,一秒就进入了专注的状态之中。

    作为助理的小洛sir自然而然地帮她提起了背囊。

    她双肩突然一松,心情似乎也宽松了许多。

    一切渐好。

    “对了。”完全放松下来的状态之下,宋教习冷不丁回头道:“如果你没有未婚妻,你会不会考虑追求我?”

    #############

    ps:(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