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九一章 怕什么

灵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万博maxbextx官网注册最新OPPO折叠手机网 www.eichptc.com,最快更新美女赢家最新章节!

    十二号早上还是稍微赖了一下床,吃过早餐就快九点了,然后两辆车同时出发,何沛媛回家,杨景行得去公司看看。

    本来的安排是朋友们自理早餐后午饭前尽早集合,可鲁林打头阵改变计划必须到峨洋参观,他们也是如歌用户。

    杨景行还想设置门槛问朋友们的账号都几级,太低的不予接待。杜玲就庆幸自己昨天因为喝多而漏掉很多事,回头找找照片整理出图文来发到如歌肯定升级快,鲁林几人全力支持配合。

    杨景行怕章杨又迷路,调头回酒店去接。

    鲁林再又打电话告诫杨景行自己和许维只坐宝马,CRV的后排太垃圾……其实是因为玲姐越来越得罪不起得躲远点。

    跟CRV嘻嘻哈哈叫叫骂骂地上了760,鲁林一关门就翻脸恶狠狠叫杨景行拿出技术来把章杨甩掉,看他们俩又能吵成什么样。

    鲁林自信昨晚是稍喝多了点但绝对没醉,看准了玲姐的有些话题明显让何沛媛不高兴了。

    “不至于。”杨景行轻松说明:“还不是很熟,有些话题不知道怎么接话就有点尴尬,。”

    鲁林哈哈起来,大笑中简直透着点凄凉,跟许维对话:“对不对?我们才是外人!”

    杨景行也笑:“真的没生气,生气才不是外人?”

    鲁林倒不是说杨景行把自己当外人,而是后面那两位,昨天晚上闹成那样,睡了一夜后起来他们俩眉来眼去完全没了隔夜仇,自己和许维倒里外不是人了。

    一说起来许维也有点窝火,早知道不如多睡觉呢。

    良心话,鲁林保证自己跟杜玲讲那几句话是平心静气又诚恳而小心的,谁知道她在出租车上就开始大发脾气,竟然要跳车,把人家出租司机吓得不轻。

    许维证实,风哥大约的意思只是“说话要看对象”,玲姐在酒精的作用下反应稍微有点大。

    那是忠言逆耳为她好呢,怕她在社会上吃亏,那种个性不改行吗……鲁林分析着抱怨着又不知不知觉乐呵起来,他多渴望“是不是所有女人都这脾气”得到肯定答案,而且相比而言张柔还真有温柔的一面。何沛媛不生气肯定不是不会而是不敢,怕你这个高雅音乐家呀……

    杨景行笑着得意着就不由得哭出声来。

    你鸡毛也别伤心,鲁林再讲昨晚可见识了章三的真面目,一开始多有骨气呀,不管不找不打电话睡觉去!没出半个钟头又回来敲门还是要去找一找……那模样只差要哭了,真的。

    许维觉得离哭还有点距离,换谁都着急毕竟都喝了酒。

    折磨人呀,鲁林批评杜玲最不应该的是死活不接电话不回信息,许维可没得罪她吧?害得几个人不得不分头在酒店里的楼道、消防通道、大堂、停车场到处乱窜,看监控的肯定以为是贼。十二点过后实在没办法了章杨只能向跟杜玲关系比较好的女同事求助,那边再打电话才知道她跑去楼上那个什么SPA馆了,按脚一小时消费两百八很潇洒!

    三个男人去请她下楼面子够大吧,见面互相忍俊不禁,章杨还问叫少爷没,杜玲也愿意请客为男人叫服务甚至可以算上杨景行一个……看样子是完全没事白急忙活一场,结果下来关上门就大吼大叫,主要是杜玲。

    鲁林越来越觉得爱情真是贱,许维倒分析吵一吵也不见得是坏事,吵架生气很费神的,愿意费神就是在乎……

    两辆车一起开进新业大厦地库,朋友们下来碰头才真像是没事人一样,马上就拿四大师开涮,这地方一般呀,叫杨老板过来修一栋嘛。不过听说周末公司也还会有三分之一的员工加班,九纯人在出电梯前还是拿出点体面。

    二分部开张和门脸的调整多少制造了点新气象,周末又显出一点宽敞安静,峨洋今天看起来还像个正常运营的公司。朋友们参观得比较仔细,鲁林懂点服务器打听宽带什么资费,章杨就问有融资计划没。

    跟这几位没必要说假话,杨景行细数难处,如果真的是能赚钱能融资的好东西也轮不到自己来做,现在这样一穷二白地艰难度日也只是没选择地做一行爱一行,看看能不能多坚持一会以增加撞运气的概率。

    既然杨景行自己够清醒,朋友们也就敞开来说了。鲁林强调用户习惯,比如国内游戏玩家从一开始就要花钱玩游戏,至少要去网吧,而谁去网吧又是专门听歌的呢?中国网民已经换了几代人从来都是打开网页就听歌的,所以说如歌能做成现在这样都算是奇迹了。

    章杨就提出实际建议,可以稍微调整一下业务方向,比如从网站上多捧几个明星出来,然后故事就好讲了,之后的事情就好办了……所谓融资,穷苦老板姓也没钱给你融呀,那些人的钱,不拿白不拿!

    许维就鼓励一下,不管怎么样音乐也算是人类比较基本的需求之一,努力奋斗吧,大不了做回高雅音乐家。

    鲁林一拍大腿,干脆转行,以公司现有的底子去做游戏难度不大欠缺不多了……

    章杨看出来了,你想当副总是不是?

    杨景行虽然是站着陪朋友们聊天但手上鼠标没闲着眼睛也时不时瞄屏幕,鲁林不见外,也转桌子后面凑近显示器瞧瞧这些当老板的人每天都在装模作样看些什么东西呢?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他最恼火写报告了!

    谁不讨厌呢,赶快都来看看杨鸡毛是如何遭人恨的。还别说,高雅音乐家的员工写的东西真有点与众不同。朋友们又了解了一下员工的大体情况,学历籍贯品行……有美女吗?今天好像没看到。

    杨景行苦口婆心地告诫这些这些打工人,对老板来说不管男女能干事的就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不能做事的都是越看越丑。

    鲁林一本正经当回事,借此面不改色问心无愧地说起小小李玥,一个月之后就要去演艺公司上班了,杨景行作为推荐人应该应该给职场新人提点一下这个行业的注意事项,以免万一人家说你四大师的不是,不过比干好工作更重要的是要懂得保护自己。

    杜玲真是好笑了,你们男人是不是都那么一厢情愿把女人想象得多么单纯无助惹人怜啊?

    当然不是,鲁林就很敬重玲姐是条汉子……

    在隔间里嘻哈了一阵后时间就不早了,走之前杨景行还是假装出去组织了几场分别有两三个同事参加时长三四分钟的谈话。

    朋友们也没闲着,在这段时间里充分挖掘杨总的电脑,显然没放过那些报表和后台数据,还发现了如歌网居然也有窃取用户信息的行为,不然怎么知道用户在浏览如歌网的同时各多少比例的人还在干什么,还有,你电脑音响没有耳机也没有,你想当贝多芬?

    原来朋友们是想听一下已经连续三天位居如歌网综合热度前三的主题中的高考班合唱视频,《明年的今天》这个名字,鲁林的印象中已经在不同地方扫到过几次,不过又不是《陪你同行》就实在没兴趣点进去浪费时间,但今天可以给四大师和如歌一个面子。

    “这都没听过你们还算网民?”杨景行有点得意:“齐清诺写的歌。”

    鲁林吃惊打量着四大师,就算想不通也不能上当,就好笑:“鸡毛……谁唱的?程瑶瑶?”

    杜玲的表情显然是鄙视风哥不够坚决:“就你信!”

    许维似乎保持中立:“那更要听了……”

    虽然说来话长但杨景行还是让朋友们相信了这首歌就就是齐清诺的作品,不太完美的地方是四大师是无法证明自己是无意往北大传播的,而且世界上就有那么巧的事?鲁林自信如果他去问齐清诺是能得到真实说法的,可现在放不下面子的反而是自己,哎……

    为了让朋友们听得清楚些,下楼上车后杨景行用手机打开的是北大草坪那个视频,可是等了半天只听到几秒前奏就停住了。看男人们急躁躁的样子,杜玲不耐单地拿出自己拥有3G网络的手机,流量很贵的这还是漫游呢!

    如歌的服务器线路得升级啊,还是常常卡顿,不过没人敢抱怨了,大家很安静地断断续续听完了一首歌。

    把控手机的鲁林把歌曲结束之后可以剪掉但也不算多余一段画面也看完,再用诚恳甚至带着点可怜的神态看杨景行:“真的是齐清诺?歌和词都是她?”

    杨景行耐心点头。

    鲁林就更皱眉了好像难以评价,举棋不定后干脆咧嘴一嘿:“老子觉得比你的歌好听……更温暖、动人。”

    杜玲的手指立刻从后面戳到鲁林脑门上了,厉声:“你贱不贱?你照镜子!”

    男人们反而哈哈哈,而且鲁林自己笑得最欢。

    “温暖……”杜玲气得作呕:“你问她温不温暖你!”

    鲁林问:“她毕业的歌?她自己唱没唱?”

    杨景行随意点头:“唱过。”

    鲁林似乎想象了一下,点点头:“我看看那个……高中,密码多少?”

    杜玲呵斥:“你去找她给你唱!”

    鲁林其实也没那么想听,至少不会为了解锁手机而求杜玲。看朋友还有点骨气,杜玲又大方了,鲁林却不想听了,网速太差还是抓紧时间办正事吧。

    对杜玲摔门的嫌疑,鲁林还哈哈挑衅:“这点力气撞得坏宝马?”杜玲就转身重来,许维就求饶说耳朵受不了

    鲁林还是有点气的,上路又想让司机甩掉后面的车,要不是为故土着想他就算跟杜玲打起来也不会手软的。不过他也确实讨嫌:“我给诺言打个电话,听歌了……”

    杨景行这下摇头了:“别……”

    “怎么?”鲁林贱笑挑衅:“怕?”

    杨景行好像不知道怎么说,语塞了。

    “她们不是好姐妹?”鲁林眉飞色舞十分想不通:“你怕什么?不好意思?”

    杨景行嘿:“她们好跟我没关系……”

    鲁林其实很懂的:“姐夫不能跟小姨子好对不对?”

    许维都哈哈哈起来:“有点复杂,何沛媛比诺言大?”

    鲁林很惊喜地感悟感恩:“我爸一直说那里面太复杂了,我一直想不通能有多复杂,今天被四大师上一课感觉摸到点门道了……”

    不过躲着聊一聊还是可以的,鲁林比较关心齐清诺的现况,没交男朋友他是知道的因为齐清诺答应过如果有情况会第一时间告诉他,诺言肯定不会忘记。

    杨景行也来了杜玲的脾气:“什么关系凭什么告诉你!”

    鲁林对鸡毛可就不那么将就了:“我们的关系跟你鸡毛关系?”

    “你们有什么关系?”杨景行梗起脖子又软下来:“肉不肉麻?”

    “诺姐是我兄弟!”鲁林哈哈哈,再正经起来:“民族乐团副团长什么级别?”

    “事业单位管理岗位七级。”杨主任相比也就差在:“她还有专业技术岗六级,二级作曲。

    “正科呀!工资高不高?”鲁林已经开始羡慕了:“副职有实权没?有几个副职?”

    “工资都不高津贴补贴不低,一年拿到手三十万左右。”杨景行好像有点瞧不上:“现在就一个副团长,不过乐团是下属单位的下属单位,正团长都决定不了多少事。”

    许维也有兴趣:“全团多少人?”

    杨顾问还是比较了解的:“有编制的八十几个人,还有三十多个合同工,包括门卫。”

    “大单位呀。”鲁林在严肃中加入一点贼眉鼠眼:“一两年就副团长,靠关系还是能力?”

    “关系。”杨景行好像还是有点怕鲁林跟诺言的关系:“不过能力也够让大部分人讲不出闲话。”

    鲁林点头似乎相信,但:“还是太快了……”

    许维打听:“浦海事业单位领导可不可以转公务员?”

    鲁林大声:“肯定必然可以呀……”

    这一路尽八卦诺言了,副团长平时主要干些什么?在单位是什么行事风格?毕竟这么年轻恐怕只有人缘还难立威信吧。

    鲁林好像还替诺言抱不平:“而且你跟何沛媛……也有点影响她。”

    “风哥想错了,看得出来跟何沛媛的关系处理得很融洽。”许维一本正经的:“凭这一点别人都不敢小看,她们。”

    鲁林哈哈哈:“不敢小看的是四大师吧!”

    “一个女生能表现出这种度量……”许维还严正了:“风哥想想你为什么佩服诺言?”

    鲁林沉默了一下暴怒:“反正我做不到!老子打不死你们!”

    杨景行也只能下三滥了:“我是理解风哥的真挚感情才帮小小打听工作呢……”

    鲁林抓紧主动权:“诺言当领导了写不写歌?”

    “本来也不怎么写歌。”杨景行似乎也为自己辩解:“当领导又拿着职称更要为单位负责……”

    鲁林就感叹在中国,唉……刚才一首《明年的今天》真的听出感觉来了,如果诺言当歌手他都要追星,试问当今乐团,还不说才华那是欺负人,就脸蛋有比得过齐清诺的吗?

    杨景行听不下去了:“别瞎吹行不行?你是没看到她在镜头里……”

    鲁林可看过《在路上》,还因为三零六看了全部十二集,齐清诺怎么不好看了:“我妈都说比何沛媛好看。”

    杨景行真是无奈哈哈,许维就努力忍住:“审美不一样……我觉得差不多,何沛媛上镜些,风哥是先入为主了。”

    鲁林也冷静下来说明:“我对何沛媛没意见啊……还没玩熟。”

    杨景行恨铁不成钢:“你看我们,在张柔和李玥之间,我们怎么做的?”

    “是是是,四大师是榜样!”鲁林来了大精神:“在曲杭帮张柔找个事干,我真受不了,工作不敢光干我。”

    许维很惆怅:“我昨天本来对九纯的未来充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