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第一项选拔任务

郑重骑士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万博maxbextx官网注册最新OPPO折叠手机网 www.eichptc.com,最快更新猎妖高校最新章节!

    木偶戴着黑色的高顶礼帽,面色惨白,眼睛狭长,穿着笔挺的黑色礼服,脚蹬锃亮的尖头皮鞋,手中细长的文明棍如风车般吱悠悠转着。

    这幅模样, 郑清非常熟悉。

    去年校猎会新生赛,就是这家伙主持的,当时它曾吓唬一年级的新生们新生赛是一场死亡率极高的比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话也算不上错——给郑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不喜欢它。”

    辛胖子说出来年轻公费生的心声:“如果给我一个选择,我宁愿让伊势尼用它那蹩脚的口音来主持猎赛”

    伊势尼是临钟湖的鱼人,能把胖子逼到选择一头说话结结巴巴、嘶声嘶气的鱼人的地步,可见这个木偶给他留下了多么糟糕的印象。

    “我也不喜欢它。”

    迪伦赞同的点点头, 却又若有所思的抱着胳膊,打量起那只木偶:“我只是有点好奇你们说, 木偶也会做梦吗?”

    现在这些年轻猎手们都处于梦境之中、幻梦境的边缘,理论上,一个炼金生命是无法涉足这片区域的。

    唯一的解释是这个木偶人已经超越普通炼金生命的程度,呈现出某些灵性生命独有的特质了。

    郑清看向那只木偶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审视。

    但他也只多看了那么一眼,身为宥罪猎的队长,在这种时候,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关注——比如确认宥罪猎队的所有猎手是不是都到齐了。

    “博士、绅士、长老、胖子、剑客还有班长。”年轻公费生默默确认着队员们的身份,同时留神其他猎队们的动静。

    与宥罪相似,其他猎队也正在紧张集合之中,整个大厅内形成了一个又一个泾渭分明的小圈子。

    “啪!”

    就在郑清刚刚确定人数后,主席台上的木偶忽然抬起胳膊,打量一个清脆的响指,旋即空旷的大厅中猝然爆发出一阵疾风骤雨的鼓点儿, 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女士们,先生们!”

    “时间线上的小偷们!”

    “还有世界之外的觊觎者,魂魄的摆渡者, 未来的窥伺者们!”

    “不论你们是嗜血的长生种, 墓地里长毛的还魂者,还是芬里尔与阿努比斯宠爱的小崽子——总之,你们这些迷恋月亮的变态,请容许我说一句”

    “大家晚上好!!!!”

    主席台上的木偶跳着令人眼花缭乱的舞步,高亢的声音在整座大厅内回荡,而台下,经历过去年新生赛的年轻巫师们则面面相觑。

    “不能说一模一样。”郑清咂咂嘴。

    “只能说大差不离,”胖巫师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最起码去年最后一个词儿是中午好,今年是晚上好。”

    “这只能证明他的脑子确凿是一块木头。”张季信难得吐了个槽——看红脸膛巫师那副兴致勃勃的模样,郑清怀疑他想说这句话已经很久了,因为总有人骂他脑子里全是肌肉,而他极少有机会这样吐槽别人的脑子。

    “非常荣幸,能够见证今晚的选拔赛!我是你们的主持人,夜?幻影?傀儡师?木偶!”

    主席台上,木偶一手抚胸,一手后扬,向台下微微鞠躬,做出一副很有礼貌的模样,但旋即,他抬起头, 脸上露出恶劣的笑容:

    “或许有人以为幻梦境里你们不会死但我必须提醒大家,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但他还活着精神世界的微妙,远远超乎现实的束缚!如果你们觉得自己可以不介意在精神世界死掉,那么现在可以转身离开这片气氛压抑的大厅,无需听主席台上一个木偶令人恼火的聒噪了!”

    台下没有一个人动弹。

    能组织猎队经过甄选任务的巫师,没有一个蠢货。大家不会在意那个木偶恶劣的态度,只要它完成学校交予的使命就行。

    “很好,非常好!”

    木偶疯狂大笑着,像陀螺般原地飞快旋转:“我最喜欢聪明人!因为跟聪明人打交道,会让你显得很聪明!”

    “啪!”

    主席台上再次传来一声清脆的响指。

    伴随着响声,整座大厅彻底昏暗起来,木偶停止旋转,举起手中细长的文明杖,杖尖射出一道流光,投在头顶那穹型弧顶间,一幅幅光怪陆离的画面如走马灯般飞快在所有人眼前闪过。

    所有人都全神贯注,竭力捕捉那些画面中的信息——这很难,因为那些画面模糊而又破碎,不成体系,有森林中黢黑的古堡、有披着黑袍的身影张开利爪、有挥舞的触角、有清澈的大湖、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生物产仔、战斗、甚至交配。

    凭借之前幻梦境的经历,郑清勉强辨认出那些画面中出现了古革巨人、夏塔克鸟群以及乌撒城里那座神庙的侧影。

    这丝毫不能给年轻公费生任何信心——唯一令他稍感安慰的,是所有指导老师们此刻都不在大厅,这意味着朱思也没办法给边缘猎队更多帮助。

    “rule-no.1,在猎场上,主持人说的话就是规则!”

    木偶人高亢的声音轻易压制了头顶光影中的声浪,它举起一根手指,挑衅般在半空中晃了晃:

    “rule-no.2,公平起见,第一项选拔任务不设置特定场景,所有人都将进入相同的猎场中!每支猎队都将面临完全相同的挑战!”

    说话间,它手中细杖微微一抖,穹顶间的光幕越闪越快,渐渐模糊成一座宛如古代斗兽场般的巨大广场,四周是高高的看台,中央的铺满黄土的演台。

    随着斗兽场的模样越来越清晰,四周看台上也渐渐浮现出一片片模糊的人影,他们挥舞着各色旗帜与横幅,欢呼着、呐喊着,只不过猎手们既看不出看客们的袍色,也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只能感受到如潮水般的声浪正一波接着一波回荡在那座巨大斗兽场之中。

    “啪!”

    又一声响指,巨大的斗兽场一分二,二分四,眨眼间便化出一模一样的四十七座,恰好对应此次参加选拔赛的猎队数目。

    郑清顿时明白那句‘每支猎队都将面临相同挑战’的含义了。或许只有在幻梦境,才能真正营造出这种相对公平的猎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