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宥罪改名了

郑重骑士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万博maxbextx官网注册最新OPPO折叠手机网 www.eichptc.com,最快更新猎妖高校最新章节!

    “rule,no.3,坚持到最后的猎队,才有机会迎接胜利的曙光!”

    “现在!”

    “欢呼吧!雀跃吧!去死吧!”

    “把你们那浅薄而又鲜艳的欲望,肆无忌惮的释放在这片虚幻与真实叠加在一起的世界中吧!”

    “你们在幻梦境破碎的每一道灵光,都将成为无知生命成长的养分!”

    “你们在赛场上洒下的每一滴鲜血, 都会化作看台客人们欢呼的口水!”

    “如果有人问这一切有什么积极意义?”

    “没有!”

    “死亡就是狩猎最大的意义!战斗就是狩猎唯一的真谛!”

    “猎场上最后的声音只有八个字——”

    “断竹、续竹、飞土、逐肉!”

    伴随着木偶人声嘶力竭的呐喊,鼓声如疾风骤雨般应和,它把细长的手杖伸向台下,目光中充满了鼓励:“让我们一齐高呼——”

    大厅内的猎手们面面相觑,半晌,才断断续续有人喊出:“断竹、续竹、飞土、逐肉!”

    “声音不够响亮!”

    木偶人大为恼火,似乎气愤于年轻巫师们浪费它营造的气氛,抬手打了个响指, 急促的鼓点声再次响起, 然后它重复着之前的动作:“让我们一齐高呼——”

    “断竹、续竹、飞土、逐肉!”

    这一次,台下猎手们都非常配合的喊了起来。

    木偶人满意的点点头,伸手一压,背景音齐齐消失,整座大厅顿时陷入一片死寂,它微微鞠躬致谢,郑清隐约听到它如私语般的低喃:

    “虽然我只是个木偶,但我偶尔也会做梦”

    白色的雾气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须臾间便淹没了鞠躬退场的木偶,淹没了它脚下的主席台,以及主席台周围四十七支猎队的身影。

    除了宥罪猎队的七位猎手,郑清再也看不到其他任何身影。

    “警戒!”

    宥罪猎队的队长大吼一声,反手抽起挂在腰间的符枪, 警惕的左右张望着;几乎同时,宥罪七位猎手便占据了各自的位置,展开一道七芒星战阵。

    下一秒, 雾气颤抖,于迷雾中剖开一道狭长的甬道。

    甬道尽头,是一粒宛如细小光点般的出口。

    郑清深吸一口气,抱着法书,拎着符枪,一马当先走进甬道之中。蒋玉紧随其后,然后是萧笑、胖子、蓝雀、迪伦。

    张季信作为猎队另一位主猎手,主动留在最后压阵。

    雾道尽头,是一扇小门。

    门后,是一片欢呼的世界。

    郑清抬起头,四周高高的看台上,尽是一片片模糊的身影与鲜艳的旗帜。天空堆积着厚厚的云层,看不到一丝阳光,脚下是干燥的黄土,一脚踩下,便有一个深刻的足迹。

    “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猎场吧。”

    郑清判断着,心底莫名松了一大口气。与一切困难相比,未知才是最可怕的那个。眼下已经站在猎场中,年轻公费生倒是对今天的对手稍稍有了几分期待:“四十七支猎队, 四十七座猎场也就是说,现在看台上的观众都是来看我们宥罪的?”

    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身影,男巫顿时精神振奋了许多。

    “为什么我们看不到台上观众们的模样?”辛胖子手搭凉棚, 眯着眼四处张望,同时抱怨着:“里面不会有假人吧之前那个木偶演示的时候我就没看清。”

    “不是假人。”旁边忽然传来蒋玉的略显清冷的声音:“你们仔细听一下就能分辨出来了。”

    郑清眯着眼,仔细分辨片刻。

    渐渐地,他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了。因为看台上,那些细碎的声音在他耳廓中慢慢重组着,一点点汇聚成同一个单词——

    苏施君。

    合着大部分人都是来看苏施君的?

    宥罪猎队的队长愤愤不平的想着,却不得不承认,与相对无名的宥罪比起来,苏大美女的‘票房’号召力显然更强大。

    “也可能是位置的缘故。”男巫勉强笑了笑,和着稀泥:“就像我们去年在看台上看猎赛,是用望远镜,现在我们想看到看台,也应该用望远镜博士,你觉得呢?”

    “我?我没什么想法。”萧笑心不在焉的打量着,若有所思:“我只是突然觉得,学生会这次的安排很聪明。”

    “怎么说?”吸血狼人先生很感兴趣的追问。

    “把比赛安排在幻梦境,不仅仅能节省很大一笔资源,而且还能防止看台上发生骚乱。”萧笑扶了扶眼镜,提醒道:“你们不会忘记去年校猎赛上发生的事故吧。”

    他这么一说,郑清顿时想起去年校猎赛上,阿尔法与九有学院之间曾经爆发过的短暂冲突——上一任雷哲与奥古斯都下台,据说就因为那次冲突的余波。

    而把猎赛安排在幻梦境,即便九有与阿尔法的极端分子们再次惹事,充其量也就是梦里打架,浪费的精力甚至比不上一道高深些的魔法消耗。

    “确实聪明。”

    郑清赞同的点点头:“为了方方面面的稳妥,学生会真是煞费苦心呐不知道决赛会不会也安排在幻梦境。”

    “肯定不行。”

    这一次加入闲聊的是张季信,红脸膛男巫用肯定的语气否定了自家队长的猜测:“校猎会决赛除了普通观众外,还有联盟高级官员、外星使节以及许多巫师组织的代表而且真实狩猎与幻梦境里终究有细微差别,即便为了第一大学的声誉,学生会也不会那么干。”

    “duang!”

    猎场上空忽然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啰音,打断了猎手们之间的闲聊,也压制了看台上沸沸扬扬的、混乱的声音。

    “女士们!先生们!”

    “还有看台上鬼鬼祟祟的客人们!”

    木偶人熟悉的声音在郑清耳边响起,用它那夸张的语调高声喊道:“校猎会第三十五号猎场第一次选拔赛即将开始!属于这座猎场的主人已经出现在你们眼前!让我们一齐叫出ta的名字——”

    “苏施君!”

    “苏施君!”

    “苏施君!”

    看台上顿时响起排山倒海般的欢呼,直听的郑清连翻白眼,就连主持猎赛的木偶人也呆了呆,有点没跟上大众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