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凶手

卖报小郎君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全本万博maxbextx官网注册最新OPPO折叠手机网 www.eichptc.com,最快更新灵境行者最新章节!

    <script type="e5e19e49b203c59b0abe94eb-text/javascript">show_htm2();</script>

    此时,张元清已经爬上窗台,准备纵身跃下。

    望着姿势扭曲,一步步走来的怨灵,张元清彷佛又回到了余灵隧道,以普通人的身体对抗怨灵和僵尸。

    危机重重,险象环生。

    但和山神庙时不同,那会儿至少还有主殿当庇护所。

    而在梦境里,他什么都没有,道具、援兵、技能,全部都消失了。

    现实里的东西,无法带到梦境里。

    等等!

    突然,一件被遗忘的物品,在他脑海浮现。

    入梦玉符!

    无痕大师赠予他的消耗品,是幻术师职业道具,噩梦制造机生产出的消耗品。

    同样是梦境领域的,它能不能出现在梦境中?

    可我打不开物品栏,不对,既然是梦境领域的道具,不一定就要在现实里才能使用…既然是梦,那我把它想象出来会怎样?

    眼见白衣杀人妇越来越近,张元清不再犹豫,决定尝试一下。

    当即在脑海里观想黑色玉石的轮廓。

    这个过程中,他半只脚跨出了窗台。

    此刻,白衣杀人妇已经倒退着来到窗前,手臂咔拧动一百八十度,高高举起了菜刀。

    当是时,一抹幽深的黑色光晕,从张元清头顶缓缓浮现。

    嘴!

    能轻易在钢铁防盗门砍出裂缝的菜刀,被这道幽深的光晕挡了下来。

    紧接着,幽深的光晕霍然膨胀,覆盖了整个梦境,让房间蒙上了一层乌帷。

    房间内的景物开始扭曲、变化,质朴的石砖取代榆木地板,画着满天神佛的藻井取代天花板,明艳艳的烛光取代炽光灯。

    张元清左顾右盼,他又来到那座古庙了,高大的佛像直达藻井,佛像下,盘坐着青色纳衣的背影。

    白衣杀人妇就在几米外,保持着菜刀高举的姿态,彷佛中了定身咒,僵立不动。

    呼,入梦玉符果然有用张元清由衷的感到喜悦,大难不死,捡回了一条小命。

    他又低头看了看胸口,刀伤还在,但不知为何,不再流血。

    他立刻朝无痕大师的背影合十,躬身道:

    “多谢大师救命之恩。”

    见识到无痕大师的强大,张元清心里愈发恭敬,这就是主宰级的力量吗。

    无痕大师背对着他,声音低沉缥缈,像是苦苦压抑着某种痛苦,回荡殿内:

    “你惹到什么人了?“

    张元清脑海里闪过诸多对象,最后摇头:

    “我也不知道,但白天来过宾馆后,我收到了一条短信,内容提及白衣杀人妇入梦杀人的怪谈,而后我就遭遇了它的追杀,"

    说到这里,张元清看一眼不远处的怨灵,也不知道她的脸长什么样。

    但看着不断低落的黑色血液,又觉得算了。

    无痕大师的声音回荡:

    “这应该是一件道具,糅合了幻术师和夜游神两大职业的道具,位格不低。”

    果然是幻术师的能力,但糅合了两大职业的道具是什么鬼?张元清皱眉道:

    “还有这种同时具备两个职业能力的道具?”

    无痕大师沉默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他连如此浅薄的知识都不知,道:

    “学士职业掌控的炼器’技能,可以制造出两个,或更多职业糅合的道具。不过,仅限于低等级的道具。等级越高的道具,排外性越大。"

    所以是夏侯家杀我?不对,夏侯辛父子已经死了,而夏侯池囚禁在动物园,其他夏侯家的人没必要杀我,不然他们何必对夏侯天元落井下石?

    张元清陷入沉思。

    过了一阵,张元清看一眼无痕大师的背影,心说,我为什么要自己动脑子?

    “大师,我想知道是谁要杀我,您有何指教?“张元清道。

    无痕大师平缓的声音于殿内回荡,道:

    “问灵!”

    对啊,它虽然是道具,但也是灵体,只要是灵体,我就能吞噬张元清先是一喜,旋即无奈道:

    “但我此刻在梦中,技能无法施展。"

    无痕大师而耐心解释:

    “我会用梦境的力量困住它,封印于你的识海,等你于现实醒来,便可吞噬。“

    “多谢无痕大师。”张元清大喜,合十行礼。

    当他再睁开眼时,看见了熟悉的天花板,发现自己躺在松软的大床,盖着轻薄的空调被。

    “嘶斯~”

    下一刻,剧烈的疼痛从胸口传来,浓有郁的血腥味涌入鼻腔。

    张元清掀开被子一看,胸膛赫然是一道夸张的刀伤,剖开血肉,见到骨头,血已经止住,可即便是夜游神的治愈力,也需要足够的时间才能愈合。

    “梦境里的伤势会反馈现实…好险,差点就完犊子了…

    回想起梦境里的遭遇,他一阵后怕。

    幸好有无痕大师给的入梦玉符,否则,明日一早,五行盟就痛失一名具备潜力的天才。

    他没敢去想家人的反应。

    “幻术师不愧是三大邪恶职业之一,每个巅峰职业都有它可怕之处,虽然今天饶幸捡回一条命,但幕后凶手不干掉的话,明天,后天…我还会遭遇危险。

    “而无痕大师的玉符只能使用一次,他没有再给我一份,说明下次不会帮我了……

    张元清沉淀情绪,闭上眼睛,很快,他感应到意识深处,一股至阴至邪的气息潜伏着,极为暴虐,但被一股强横的力量封锁,牢牢压制。

    他刚打算吞噬恶灵,忽然想到身边没人给自己“净化”,于是稳了一手,打开物品栏,召唤出伏魔杵。

    再“吐”出小逗比,升级之后,他能接触现实物品了,也算是一大助力。

    “阿巴阿巴?“

    小逗比吃惊了看着浑身浴血的主人,不明白他遭遇了什么。

    “待会儿,我闭上眼睛后,你就给我来一发“

    张元清连比带划,终于让小逗比理解了复杂的命令。

    小逗比很害怕伏魔杵,小心的抱在怀里,用胎毛稀疏的脑袋,用力点了点。

    好儿子张元清心安的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正打算沟通识海深处的怨灵,小腿勐的一痛。

    煊赫的金光爆发,净化之力充斥他全身。

    ??张元清脸色僵硬的坐起身,看向早已缩到窗边的小婴儿。

    “我才刚闭眼……”张元清嘴角抽搐。

    几分钟后,重新沟通结束,张元清闭上眼睛,刻意等了几秒,见这一次小逗比是真正理解了自己的意思,这才安心沉淀情绪,沟通识海里的恶灵。

    意识霍然膨胀,记忆碎片伴随着强烈的负面情绪灌入脑海。

    画面从混乱到清晰,他看到了压抑、香暗的天空,黑沉沉的乌云下,是一座江南水乡风格的小镇。

    石板路铺设的小道上,横陈着一具胸口血肉模煳的尸体。

    画面交替,他看到了许多不同的尸体,场景是小镇里的各个角落,有街道,有古宅,有石板桥…

    这怨灵是某个夜游神单人灵境里的boss?张元清有所明悟。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人通关了这个单人灵境,恶灵以道具的形式,成为了那位幸运儿的奖励。

    它的本体是一个古朴的青瓷花瓶。

    这时,场景变化,在一个堆满杂物的小卖铺里,柜台边,站着一个穿黑色裹胸,宽松裤子的女人,妩媚艳丽,指尖夹着一根细长的女士烟。

    烈焰红唇喷出白烟,呵呵笑道:

    “想要一件能杀死大部分超凡行者的道具?”

    她转身,在堆满各种杂物、器具的柜子里,找出了一部破旧的手机。

    “这件道具,糅合了梦境和恶灵的力量,编辑短信发送给指定的号码,寄宿在手机里的恶灵就会潜入对方的梦境中,杀死目标。

    “对3级斥候、3级蛊惑之妖、3级幻术师无效,其他职业,基本都能杀死不贵,五百万,看在你是五行盟执事的份上,打个折,给四百万就行。短信内容,我稍后发给你。“

    “成交!”一只手伸了过来,拿起破旧的手机。

    顺着这只手看去,那是一个穿白色柔道服,国字脸,神色严肃男人。

    庞执事?!

    画面如水波般晃动,新的记忆展开,他看见富丽堂皇的卧室里,庞执事坐在桌边,脸色冷漠的编辑短信。

    短信编辑到一半,煊赫的金光摧毁了这一切。

    张元清勐的睁开眼,看见伏魔杵落在脚边,小逗比则缩在不远处的游戏机边,趴在地上,小胳膊撑着身子,睁大乌熘熘的眸子望着他。

    “我没事,做得很好!"

    张元清先安抚了小逗比,继而陷入沉思。

    庞执事为什么要杀我?

    我和他没有交集,更没有仇怨,他为什么要杀我嗯,他和夏侯家关系亲近,是夏侯家在官方的人脉之一,我害得夏侯天元入狱,所以他要杀了我?

    动机是有了,但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我现在破了他的道具,算是彻底结仇了,过了今晚,他要是知道我没死,后续可能还会报复,这个人必须杀死。

    张元清不想再经历一次盟梦了。

    再者,庞执事是圣者境,这次使用道具暗杀,是不想留下线索,万一下次他亲自出手,张元清不认为自己能抗衡圣者境。

    “把这件事汇报给傅青阳?可问题是我没证据啊,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傅青阳也不能随便动一个同级别的执事吧。”

    张元清心里一动,想到一个办法:请止杀宫主出手,帮忙杀人!

    旋即觉得这个办法不靠谱。

    “先不说止杀宫主会不会答应,即便事情成了,我就有一个致命把柄落在疯批手里,她会不会Pú我啊,皮便滴蜡什么的…“

    请无痕大师出手?

    这个级别的人物,我请不起啊,这次救我,等于还了“愧为人父”的人情张元清感觉无比棘手。

    左思右想,他还是决定告诉傅青阳。

    一方面,傅青阳是他的上级,下属遭遇暗杀,当老大的总得出面找场子吧,从夏侯天元的处理态度上,可以看出傅青阳是个很骄傲人。

    他罩着的人,决不允许别人动。

    另一方面,傅青阳肯定能看出其中的利害,执事一次不成必有两次,如果置之不理,手下夜游神必死无疑。

    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傅青阳的态度是隐忍、没证据不好办,那说明他没有把自己看得特别重,当成是失去了也不可惜的棋子。

    那张元清为了自救,就只能联系止杀宫,跳出官方成为散修。

    当然,这是最坏的结果,可总比被杀要强。

    打定主意后,张元清拨通了傅青阳的手机号码。

    铃声响了很久,终于接通。

    傅青阳冷漠无情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来:

    我给你联系方式,不是让你专挑深更半夜打我电话的。"

    我以后尽量注意张元清深吸一口气,开门见山道:

    “百夫长,庞执事要杀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道:“怎么回事?“

    张元清便把今天的遭遇,一五一十说了出来,但隐去了无痕大师的名号,只说自己认识一位高手,得到救助。

    他知道这番话有破绽,傅青阳也一定能察觉出来。

    如果傅青阳追根问底,他就老实交代,反之,就装傻。

    “你现在立刻过来找我。”傅青阳道。

    “恐怕不行”张元清语气虚弱,苦笑道:“我受了重伤。“

    傅青阳语气勐地一沉:“你受伤了?“

    ”我休息半小时,应该会好很多,但现在,没办法行动。”张元清说。

    “我会通知李东泽,让他的司机过来接你,“傅青阳冷冷道:

    “天亮之前,我会解决这件事。“

    你打算怎么解决?张元清忍住没问,虚弱的说:“好,多谢百夫长。"

    挂断电话,他一阵龇牙咧嘴,“最好是杀了庞执事,不行的话,囚禁也行。"

    接着,他强忍胸口火辣辣的疼痛,把沾满血迹的空调被、床单、衣服换下来,塞进衣柜里。

    简单清理过现场,张元清靠在床头,打开属性面板,查看经验值。

    当日通关金水游乐园,他的经验值是23%,后来超度横行无忌、夏侯天元,以及零零散散的普通人亡灵,他的经验值提升到28%。

    今晚吞噬的恶灵,则给他提升了5%的经验值。

    所以,虚弱什么的,是假的,博取傅青阳的同情。

    他现在充满了力量,太阴之力愈发浑厚,体质和技能也有所提升。

    半个小时后,张元清悄然离开家,乘坐电梯下楼,在小区外等待。

    没多久,李东泽的商务车便抵达了小区门口,电动门自动滑开。

    二十分钟左右,李东泽的座驾在傅家湾别型区外停泊,小区门口,还停着一辆白色商务车。

    张元清从车厢下来,恰好看见白色商务车的车窗降下,露出傅青阳英俊的脸庞。

    他快速靠拢过去,登上内饰豪华的座驾。

    傅青阳审视了他一眼,神色微松,道:

    “夜游神的自愈能力让人羡慕。"

    不等张元清回应,他吩咐司机:“出发!”

    车子发动,在空旷宽敬的街道飞驰,张元清趁机道:“百夫长,您准备怎么做?"

    傅青阳澹澹道:“杀了,问灵。

    他扫了一眼下属惊愕的脸庞,解释道:

    "我害同僚,本就是死罪。另外,我怀凝他是暗夜玫瑰的成员,与黑无常有勾结。”

    暗夜玫瑰成员?张元清一惊:“何以见得?”

    庞执事和夏侯家亲近,而夏侯池一脉是暗夜玫瑰成员,该组织又渗透了官方组织。

    庞执事是暗夜玫瑰成员的可能性有,张元清之前做分析时,也有过类似的猜测,但他认为,暗夜攻瑰缺乏杀他的动机。

    这种大组织,不可能盯着一个小人物动手,不然,关雅、白龙、青藤、姜精卫这些,都有危险。

    要暗杀,也是暗杀傅青阳。

    除非暗夜玫瑰知道他是魔君传人这个事实,可这样的话,就不是暗杀了,而是抓捕了吧?

    “还记得你们被横行无忌埋伏的那晚吗,我没在康阳区,而是去了奉华区,因为那天晚上,在奉华区一座废弃工厂,发现了黑无常的踪迹。”

    傅青阳澹澹道:“而向我寻求援助的人,就是庞无敌。“

    “您早就怀疑他了?”张元清一愣。

    “不敢确定,所以在观望,你今晚的遭遇,验证了我的猜测。“傅青阳说。

    PS:错字先更后改。<script type="e5e19e49b203c59b0abe94eb-text/javascript">show_htm3();</script>